同呼吸才能心相印――习近平在正定工作期间坚持群众路线纪实

2019-11-18 08:39栏目:历史进展
TAG:

应广大读者要求和期盼,本报从今天起,将连续刊出《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后续篇《习近平在正定》等采访实录。近平同志到正定以后,开了不少座谈会,对正定的情况进行了解,再加上他经常下乡调研,所以在短时间内就对正定的情况了解得比较详细了。采访组:习近平同志在正定工作期间大力挖掘正定的历史文化,实施旅游兴县。近平同志当时正在酝酿发展旅游业,计划把正定建成距石家庄市最近的旅游窗口,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敏锐意识到正定的机会来了,就派人和他们联系,说正定愿意提供40亩地,希望把《红楼梦》的假景建在正定。近平同志前后回过正定6次,他不止一次对我说:“老程,正定是我们一起工作战斗过的地方,有我们的心血和汗水,你要多关心正定,让正定发展得更快些。

编者按

图片 1

人才;程宝怀;书记;习近平同志;正定工作;采访;老干部;县长;邱斌昌;武宝信

1982年3月至1985年5月,习近平同志任河北省正定县委副书记和书记,在正定工作了三年多。习近平同志与干部群众打成一片,走遍了全县每一个村。他深入调研,实事求是,敢于担当,锐意改革,广揽英才,心系人民,端正党风,谋划发展,使正定这个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冀中平原农业县赶上时代大潮,焕发出勃勃生机活力。 他用自己的心血和汗水,在正定大地上书写了一部激情洋溢的青春感人诗篇。习近平同志后来深情地说,“正定是我从政起步的地方”。

1983年,时任中共正定县委书记的习近平在大街上听取来访群众的意见。

编者按

采访对象:程宝怀,1936年生,河北博野人。1981年任正定县委副书记,后任县长,1983年任石家庄地区行署副专员。1997年退休。

,时任中共正定县委书记的习近平轻车简从到田间地头查看棉花生产情况。

学习时报于2016年11月28日至2017年3月17日,曾经连续刊发采访实录《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其后结集出版,成为当代青年励志成才的鲜活教材、党员干部锤炼党性的生动范本。应广大读者要求和期盼,本报从今天起,将连续刊出《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后续篇《习近平在正定》等采访实录。

采 访 组:记者 邱然 陈思 黄珊

1983年,时任中共正定县委书记的习近平同赵村群众交谈。

1982年3月至1985年5月,习近平同志任河北省正定县委副书记和书记,在正定工作了三年多。习近平同志与干部群众打成一片,走遍了全县每一个村。他深入调研,实事求是,敢于担当,锐意改革,广揽英才,心系人民,端正党风,谋划发展,使正定这个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冀中平原农业县赶上时代大潮,焕发出勃勃生机活力。 他用自己的心血和汗水,在正定大地上书写了一部激情洋溢的青春感人诗篇。习近平同志后来深情地说,“正定是我从政起步的地方”。

采访日期:2017年2月28日

“总书记来了”,“总书记好”。当习近平总书记轻车简从来到正定县塔元庄村,村民们纷纷围了上来,大声招呼着。

采访对象:程宝怀,1936年生,河北博野人。1981年任正定县委副书记,后任县长,1983年任石家庄地区行署副专员。1997年退休。

采访地点:石家庄市翠屏山迎宾馆

“老书记好!”—— 一声问候从人群中传来,总书记转过身来,微笑着把手伸向这位群众。

采 访 组:学习时报记者 邱然 陈思 黄珊

采访组:程宝怀同志,您好!习近平同志上世纪80年代初期来正定工作时,正是社会逐渐变革、人们思想观念慢慢扭转的历史时期。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他初来乍到,对正定县情是怎么认识的?

至12日,习近平总书记来我省调研指导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期间来到塔元庄村看望干部群众。

采访日期:2017年2月28日

程宝怀:上世纪80年代初,全国正在深入贯彻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推进解放思想、改革开放、拨乱反正、落实政策、平反冤假错案等工作,这是全国全党实现工作重心转移的大变革时期。近平同志来正定的时候,正定曾发生了一件比较严重的事情。“文革”当中,正定县把1200户城镇居民下放农村,他们在农村吃住没有着落,子女上不了学。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这批人天天上访,有时堵县委、县政府大门,要求回城安置。近平同志就是在这样一个既混乱又酝酿着巨大变革的历史转折点,来到正定的。

“老书记”—— 一个再朴素不过的词语,在总书记与当地干部群众心里却有着更深的含义,充满着信任和深情。总书记是正定人民熟悉、崇敬的“老书记”。30多年前,他来到这里,同乡亲们一起打拼。在正定工作期间,他先后担任县委副书记、县委书记,与正定县委“一班人”做了大量开创性工作,为正定发展谋划了战略,理清了思路,打下了基础,也以“平民书记”的风范同这里的干部群众建立了深厚感情。

采访地点:石家庄市翠屏山迎宾馆

近平同志思想解放、意识超前、博览群书、善于学习,做事沉稳、干练,胆大心细,政策水平高,工作能力强。到正定以后,他做了大量调查研究工作,走访了不少群众,召开了有公社干部、社员等参加的不同类型座谈会,了解到很多实际情况,对当时正定农村的现状、经济发展中的问题有了深入了解,对确定正定的战略定位和制定经济发展规划形成了比较成熟的思路。

“想起当年天天和同志们在一起,一起聊、一起想、一起干,对乡亲们的喜怒哀乐都有直接的了解和感受。”总书记说,“触景生情、浮想联翩,在正定的往事像电影一样历历在目。”

采访组:程宝怀同志,您好!习近平同志上世纪80年代初期来正定工作时,正是社会逐渐变革、人们思想观念慢慢扭转的历史时期。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他初来乍到,对正定县情是怎么认识的?

近平同志来后时间不长,根据正定正好处在省会石家庄市和广大农村之间,提出正定应该走“半城郊型”经济的发展路子。

骑车下乡、街头接访、圪蹴着吃饭、与群众促膝谈心……总书记当年在正定工作的一幕幕画面,此时此刻同样也在当地干部群众脑海中重现。

程宝怀:上世纪80年代初,全国正在深入贯彻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推进解放思想、改革开放、拨乱反正、落实政策、平反冤假错案等工作,这是全国全党实现工作重心转移的大变革时期。近平同志来正定的时候,正定曾发生了一件比较严重的事情。“文革”当中,正定县把1200户城镇居民下放农村,他们在农村吃住没有着落,子女上不了学。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这批人天天上访,有时堵县委、县政府大门,要求回城安置。近平同志就是在这样一个既混乱又酝酿着巨大变革的历史转折点,来到正定的。

当时,我对这个名词不太理解,就问他:“‘半城郊型’的内涵是什么?”

近日,记者来到古城正定,沿着“老书记”当年的“群众路线”,重上塔元庄,遍访老干部,夜宿百姓家,人们拿出一张张照片,打开一封封书信,充满感情地讲述一个个“故事”……我们发现总书记心中“不寻常的3年、非同一般的3年”,同样是正定干部群众一直珍藏在心中的一段难忘岁月。我们懂得,人们钩沉起的不仅仅是一段关于往事的记忆,他们称赞的是一种艰苦奋斗的精神,珍视的是一种水乳交融的情感,记着的是一种脚踏实地的作风。

近平同志思想解放、意识超前、博览群书、善于学习,做事沉稳、干练,胆大心细,政策水平高,工作能力强。到正定以后,他做了大量调查研究工作,走访了不少群众,召开了有公社干部、社员等参加的不同类型座谈会,了解到很多实际情况,对当时正定农村的现状、经济发展中的问题有了深入了解,对确定正定的战略定位和制定经济发展规划形成了比较成熟的思路。

近平同志解释说,“半城郊型”经济是一种不完全的城市经济,是一个介于城市经济和一般农村经济之间的中间型经济。正定老城正好位于距离石家庄市15公里的位置上,正定的北方是广大的农村,正定的南方就是石家庄市。我们处在城市和农村中间过渡的位置上,就应该走城市和农村中间型的经济发展之路。

“当年天天和同志们在一起,一起聊、一起想、一起干,对乡亲们的喜怒哀乐都有直接的了解和感受,是很接地气的”

近平同志来后时间不长,根据正定正好处在省会石家庄市和广大农村之间,提出正定应该走“半城郊型”经济的发展路子。

从此,正定就确立了“依托城市、服务城市、打入石市、挤进京津、咬住晋蒙、冲向全国”的经济发展思路。为了让这个发展思路表达得更加形象和具体,近平同志又提出了“投其所好、供其所需、取其所长、补其所短、应其所变”的二十字经济发展方针。他提出走“半城郊型”经济发展路子之后,正定县大力开展多种经营,大搞农工商,很快出现了党风正、硕果丰的大好局面。近平同志把正定经济带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习近平总书记说,我是来听大家的,看看乡亲们,接接地气。”塔元庄村党支部书记尹小平向记者这样描述了 总书记召开座谈会时的场景:“几张方桌、几把条凳,坐得很随便,聊得很热烈。”那感觉就如同30多年前一次寻常下乡座谈。

当时,我对这个名词不太理解,就问他:“‘半城郊型’的内涵是什么?”

近平同志离开正定30多年了,但正定一直在沿着这条路子走,也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发展态势。这说明当时近平同志提出的发展路子是正确的,是符合实际的。这是近平同志对正定的一大贡献。

熟悉的场景,亲切的话语。习近平总书记的这次塔元庄之行又让当地干部群众想起当年那个与大家“一块干、一块过”,“很接地气”的年轻县委书记——

近平同志解释说,“半城郊型”经济是一种不完全的城市经济,是一个介于城市经济和一般农村经济之间的中间型经济。正定老城正好位于距离石家庄市15公里的位置上,正定的北方是广大的农村,正定的南方就是石家庄市。我们处在城市和农村中间过渡的位置上,就应该走城市和农村中间型的经济发展之路。

采访组:当时的正定主要面临什么样的问题?习近平同志到正定上任伊始,做了哪些工作来解决问题?

1982年仲春时节,在中央军委办公厅工作的习近平,主动放弃北京的优越条件,来到正定县任县委副书记。当时的正定县是一个有名的“高产穷县”,1981年人均收入不到150元。

从此,正定就确立了“依托城市、服务城市、打入石市、挤进京津、咬住晋蒙、冲向全国”的经济发展思路。为了让这个发展思路表达得更加形象和具体,近平同志又提出了“投其所好、供其所需、取其所长、补其所短、应其所变”的二十字经济发展方针。他提出走“半城郊型”经济发展路子之后,正定县大力开展多种经营,大搞农工商,很快出现了党风正、硕果丰的大好局面。近平同志把正定经济带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程宝怀:近平同志首先解决的是正定县征购负担过重的问题,这是关系到全县人民温饱的大问题。

清华大学毕业生、中央机关干部—— 刚开始,当地干部群众对这个从上面下来的年轻县委副书记将信将疑。然而,顾虑很快就打消了。

高征购当时是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农业学大寨”先进县的一个重要条件,没人敢提出异议,但近平同志做事实在,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脚踏实地,实事求是,敢于大胆提出和解决问题。

“朴实低调、亲和务实”—— 回想当年习近平留给正定干部群众的印象,时任正定县委办公室资料组组长的王志敏回忆说。穿着褪色的旧军装、背一个军用挎包,住在办公室,吃在大食堂,和大家一起排队打饭,一起在院子里圪蹴着吃饭聊天,与当地百姓拉家常、问寒暖,不讲排场、没有架子,这位年轻的县委领导很快和大家打成了一片。

近平同志到正定以后,开了不少座谈会,对正定的情况进行了解,再加上他经常下乡调研,所以在短时间内就对正定的情况了解得比较详细了。

“近平同志来正定工作,没有迎送之仪。当时县委安排了一间平房作为他的办公室兼宿舍。”时任正定县副县长的何玉回忆当年的场景仿佛历历在目,“一张三屉桌、一个文件橱、一把椅子、几个方凳,两个条凳支一块木板就是床,床上铺一条满是补丁的旧褥子。老房子泛潮,天晴时,近平同志晒褥子,机关干部都好奇地数,究竟有多少补丁,谁也没有肯定答案。”

一天晚上,近平同志到我办公室来。他说:“程县长,最初省委让我到‘好县’工作,依你看,‘好县’的标准是什么?”我说:“咱正定就是‘好县’,标准很简单:第一,咱们对国家的贡献大,每年粮食征购7600多万斤,是河北省的老大,老书记冯国强说明年咱们还要争取交一个亿。第二,正定的领导班子很团结,老中青结合,你20多岁,我40多岁,冯书记50多岁,是个团结战斗的班子。第三,正定是‘农业学大寨’先进县,咱们的三角村是先进典型,全国各地都来参观学习。”

当时在县委办公室工作的一位干事说,他爱人曾帮近平同志拆洗过一次褥子,其实那不是补丁,做褥子的布料本身就是用旧衣服拼接成的。他想买一块布料让爱人做条新的,习近平拒绝了,“不用了,这褥子挺好的。”

听后,近平同志笑了,他说:“老程同志,是不是‘好县’,应该以综合指标来衡量。咱们县去年农村人均收入是148元,你刚才说到的学大寨先进的三角村,亩产过千斤可农民还吃不饱,他们偷着到外县换山药干吃,回来交征购。这些事,你了解不?”我说:“我了解。”

“当时我们吃饭就在食堂外的大树下,大家买了饭围坐在一起吃,没有凳子就圪蹴着吃。‘圪蹴’是方言,就是蹲着。”时任正定县长的程宝怀回忆说,近平同志来后也加入了这个行列,还总结这样吃饭的几个好处:一是边吃边聊,跟开座谈会差不多,二是可以互相监督,三是可以不搞特殊。不搞特殊,是习近平一贯坚持的一个原则。当时县委大院只有一个食堂,按点开饭,排队购买,过时不候,无论当县委副书记还是担任县委书记,习近平从不开小灶,有时开会晚了,就来两个凉馒头,加一块卤豆腐。

近平同志点点头,继续说:“咱们正定县在经济上是农业单打一,在农业上是粮食单打一。咱们为了交征购,年年扩大粮食面积,压缩经济作物面积。现在咱们全县的经济作物,棉花还剩一万亩。我们现在的粮价30年一贯制,小麦一斤1毛2,玉米一斤8分钱。咱们粮食交得越多,群众收入水平就越低。依我看,咱们正定县实际是个‘高产穷县’!”

“习近平总书记这次来河北视察多次提到接地气,当年他就很少呆在县委机关,一年里大部分时间都在乡下跑,往干部群众家中跑,有时与县里的干部结伴,有时单枪匹马。”正定县退休老干部张五普回忆说:“我第一次见到近平同志是在1983年春天,那时我在西兆通公社任书记,他一个人来公社调研,骑一辆旧自行车,下自行车就和我握手。我说,‘习书记怎么你自己来了,你认得路啊?’习书记说,‘打听,我打听着就来了。’”

听到近平同志这么说,我“激灵”一下子,当时有点儿接受不了。我说:“‘农业学大寨’的红旗就在办公室挂着呢,哪能说咱们不是‘好县’呢?”

“当时县里最好的车是两辆212吉普,如果不是特别急的事,近平同志都坚持骑自行车,他自己说这样既省汽油,又能联系群众。”何玉告诉记者。后来近平同志自己回忆说:“那时经常骑自行车下乡,穿梭于滹沱河两岸,从滹沱河北岸到滹沱河以南的公社去。每次骑到滹沱河沙滩就骑不动了,得扛着自行车走。”

近平同志说:“咱们的‘贡献’越大,农民的收入就越低。这个问题必须得解决一下。我想给中央写个信,反映一下这个问题,首先把高征购减下来。”

“当县委书记一定要跑遍所有的村,当地(市)委书记一定要跑遍所有的乡镇,当省委书记一定要跑遍所有的县市区。”在正定工作期间,习近平跑遍了正定的每一个村。

当时我吃了一惊,连忙说:“这可不行,这可是政治问题,我得先跟老书记汇报一下。”

“干部长期脱离实际、脱离群众,感情培养不起来。”曾在黄土地插队7年的习近平,深知“放下架子,甘当小学生”的道理。习近平喜欢面对面地与群众交流。那时县委、县政府的大门是敞开的,许多老农背着粪筐就进来了。习近平经常让县委干部走上街头搞随机问卷调查,有时他还把桌子往大街上一支,自己坐在那里听取群众意见。后来,正定形成的许多文件和重大决策都跟这些调研有关。“他开座谈会喜欢听真话、听实情,不提前安排人,不提前打招呼。”何玉回忆说,近平同志进村调研,许多时候都是自己在街头一站,随机招呼遇到的村民,三三两两地把人聚齐了,再通知大队干部开座谈会。

果然,我一跟冯书记说近平同志要向中央反映减征购的事,冯书记就急了,说:“这个可不能让近平反映!这事,要反映就你反映,出了问题你兜着!”

在正定期间,习近平喜欢交朋友,特别是基层朋友、草根朋友。他希望通过与这些基层朋友碰撞思想、交换意见,打开“基层视野”,为正定发展助力、蓄力。当他听说当地干休所退休干部齐尊武酷爱古文化、古建筑研究,于是夜访齐尊武就正定文物保护长谈到深夜;当他听说东权城村村民张新立爱好无线电,发明了一种舞台灯,就主动到张新立家,鼓励他办企业、把舞台灯推向市场。习近平与基层朋友交往不摆架子,真诚相待,结下了深厚情谊,特别是他与作家贾大山的交往在正定更传为佳话。

我回来又找近平同志谈,我说:“冯书记不让你反映,怕你犯错误。他说让我反映。”

正定农民作家贾大山,曾创作小说《取经》,上世纪80年代颇有名气。习近平曾这样回忆与贾大山刚见面的情形,“贾大山扭头一转就说,来了个嘴上没毛的管我们。”

近平同志说:“实事求是是我们党的光荣传统,怎么会犯错误?我去跟冯书记谈谈。”

贾大山个性很强,而又“有着洞察社会人生的深邃目光和独特视角”。到正定工作后,习近平第一个登门拜访的就是他。两人初次见面,却有说不完的话题。贾大山成为习近平“了解社情民意的窗口和渠道”,习近平后来回忆道:“此后的几年里,我们的交往更加频繁了,有时他邀我到家里,有时我邀他到机关,促膝交谈,常常到午夜时分。记得有好几次,我们收住话锋时,已经是次日凌晨两三点钟了。每遇这种情况,不是他送我,就是我送他。为了不影响机关门卫休息,我们常常叠罗汉似的,一人先蹲下,另一人站在肩头,悄悄地从大铁门上翻过。”

他那次跟冯书记怎么谈的,我不得而知。后来听说近平同志和县委副书记吕玉兰同志给中央写了一封信,反映正定高征购使农民负担过重的问题。时间不长,中央、省委、地委联合调查组来到了正定,对正定征购是否负担过重问题开展调研,召开了几个座谈会,调查组一致认为近平同志反映的情况属实。之后上级决定把每年正定征购7600万斤核减到4800万斤,减了2800万斤。这一减,可了不得了。1983年,我们召开三级干部会(县、乡、村三级干部会),对种植结构进行调整,适当压缩粮食作物面积,上经济作物,当年种植“中棉十号”17万亩,一年农业产值就翻了一番,农民人均收入从148元涨到了400多元,翻了一番半,一年就彻底解决了农民的温饱问题。那年,看到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和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我就对近平同志说:“你为正定人民办了一件大事,正定人民永远忘不了你。”

“一个不讲吃穿、不端架子,年纪轻轻的县委书记,为什么在干部群众中那么有威信?他离开正定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当地干部群众一直念念不忘?”曾与近平同志在正定县委一起工作过的不少人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采访组:上世纪80年代初,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全国还没有广泛推开,人们的思想还比较保守。请您谈谈习近平同志那时在正定是怎样积极推行农村改革的?

将近30年后,已经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一段谈话或许给出了答案——“我们要与人民心心相印、与人民同甘共苦、与人民团结奋斗。现在我们谈不上说一块苦,但一定要一块过、一块干,保持和发扬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

程宝怀:1982年,近平同志到正定工作后,经常骑车下乡搞调研,走访群众,了解到生产队长不好当。当时农村的体制是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社员下地干活的情况是:队长一打钟,干活一窝蜂,社员出工不出力。在分配上搞平均主义,“干不干,八分半”,农民干活没有什么积极性。

“一定要树立求实精神,抓实事,求实效,真刀真枪干一场。衡量一个干部的好与差,就是看他能不能办实事,能不能打开局面”

有一天,近平同志找到我说:“程县长,最近你注意报纸没有?安徽和四川正在酝酿搞‘大包干’,咱们县能不能选个经济落后的公社搞个‘大包干’试点呢?”

入夏以来,每天清晨,正定县西关村,一车车蔬菜运往省会北国超市和各大批发市场。

我说:“老书记冯国强给我说过,‘大包干’我们正定目前不能搞,中央没文件,河北省没精神,石家庄地委领导没讲话,咱们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冒尖,犯方向路线错误。”

西关村距离石家庄市区不远,是正定有名的蔬菜种植村。近年来西关村与北国超市合作,畅通蔬菜销售渠道,带动了全县蔬菜种植业发展,增加了农民收入。

近平同志说:“我觉得‘大包干’不错,是调动农民种田积极性的最好办法。我去跟老书记说说,你跟玉兰同志说说。”

该村村干部告诉记者,30年前,“老书记”在正定确立了“半城郊型”经济发展思路,西关村从那时起改变了农业生产粮食单打一的习惯,走上了蔬菜种植的道路。“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当干部就应当实实在在为乡亲们干几件惠及长远的实事,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常说的话。当年他任县委书记时就是这样倡导、这样干的。”程宝怀告诉记者。

近平同志跟冯书记怎么谈的,我不了解。我跟玉兰同志一说,她很高兴,说:“‘大包干’是个好东西,迟早都要搞,这是个大方向。早搞比晚搞好,它分配简单,上交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全是自己的,农民容易接受。”

各位同事:

在近平同志和玉兰同志影响下,我逐渐扭转了看法,对“大包干”有了新的认识,开始积极推动。

大家上任半年多了,人们还习惯称我们“新班子”。我体味,其中不无期盼之意,上上下下都希望我们有一个新作风。初任伊始,县委做出了关于改进领导作风的几项规定,提出反对衙门作风,注重调查研究,以每年三分之一时间深入基层。现今全年工作已基本部署就绪,大量工作转向落实。我们要脱身冗务,着眼于基层,着力于实际。大家分包各线,联系乡镇,要多下去走一走、看一看,实实在在地调查研究一番,多一些真情实况,长一些真知灼见,更有效地指导工作,解决问题。

根据近平同志意见,我当时选择了离县城远、经济发展比较落后的里双店公社搞“大包干”试点。我把公社党委书记王香文、主任张士文叫到医院,先询问了他们对“大包干”的认识,说:“你们对‘大包干’是怎么看的?如果在你们公社搞个‘大包干’试点,你们意见怎么样?”

凡事务求贯彻。到基层调研,要一下到底,亲自摸情况,直接听反映。寻求“源头活水”,可以登门入户,四月份每人了解10个典型,除本人联系户外,顾及两户一体(个体户、承包户和经济联合体,编者注)、知识分子、老干部诸方面。调查可围绕各阶段中心工作和突出问题进行,失误不足、要求愿望、意见建议都可列入调查范围。调查所得,要整理加工,形成的意见直接告我。

他们说:“我们早就想搞,但是冯书记不让现在就搞。”

深居简出,习之已久,愿能以此为开端,兴起调查研究之风。

我对他们说:“搞‘大包干’咱县领导认识不一致,但允许你们公社先搞个试点。我讲三条原则和三个‘不’。三条原则:一是要广泛征求群众意见,多数社员愿意就搞,多数人不同意就不搞;二是在分配土地时,远近搭配,好次搭配;三是不能跨队分配地。三个‘不’就是不汇报、不宣传、不上报。你们两个记住了吗?”

祝工作顺利!

他们说:“记住了!”

习近平

我说:“记住了,回去就搞。”

这是习近平担任县委书记后不久写给正定四大机关的一封信。

版权声明:本文由yl7773永利发布于历史进展,转载请注明出处:同呼吸才能心相印――习近平在正定工作期间坚持群众路线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