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宣布降息降准 专家:金融波动核心不在中国|央行降准降息

2019-11-20 08:40栏目:历史进展
TAG:

6月27日,央行宣布对金融机构定向降准并同时降息0.25个百分点,这是央行自去年11月启动降息、降准以来,第4次降息、第3次降准,也是近7年来中国央行首次在同一天同时宣布降息和降准。

继6月28日央行同时降息降准后,央行25日晚间再次宣布决定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并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多位专家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央行此举旨在进一步降低融资成本,为实体经济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摘要]央行宣布,自8月26日起,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4.6%;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1.75%。

实体经济;组合拳;齐鲁;报刊;降息

央行宣布,自8月26日起,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4.6%;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1.75%;其他各档次贷款及存款基准利率、个人住房公积金存贷款利率相应调整。

6月28日央行同时降息降准后,央行25日晚间再次宣布决定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并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多位专家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央行此举旨在进一步降低融资成本,为实体经济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6月27日,央行宣布对金融机构定向降准并同时降息0.25个百分点,这是央行自去年11月启动降息、降准以来,第4次降息、第3次降准,也是近7年来中国央行首次在同一天同时宣布降息和降准。上一次类似的降息加降准是在2008年12月12日——彼时中国正遭遇来自美国华尔街金融危机的传导。

同时,除降息外,央行再次降准。央行宣布自9月6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额外降低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和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央行宣布,自8月26日起,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4.6%;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1.75%;其他各档次贷款及存款基准利率、个人住房公积金存贷款利率相应调整。

本次降准加降息的货币政策组合拳,将释放4700亿元的市场流动性。于是,就有观点认为这是对股市和楼市双刺激,甚至有人推荐投资者关注金融概念股。在笔者看来,此番央行组合拳固然会给股市、楼市提供动力,但决策者的本意并不在于救市,而在于降低融资成本,提振实体经济。尤其从定向降准的指向看,央行还是要给予“三农”和“小微企业”更多的流动性襄助,促其在市场低迷期实质性成长。毕竟,用虚拟经济实现“全民创富”,并不具有可持续性,使流动性定点投放到实体经济促使“全民创业”,才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健康基因。

“双降”有四方面原因

同时,除降息外,央行再次降准。央行宣布自9月6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额外降低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和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这一次的“双降组合拳”,确实有着与2008年相似的背景。美国经济复苏尚不明朗,美联储加息还是未知数;日欧量化宽松还是进行时;新兴市场除了印度经济呈现低水平的高增长,其他“金砖国家”也都不景气……全球同此凉热,全球化程度极深的中国经济亦难独善其身,新常态语境下的经济下行趋势依旧。如果经济增长稳定在7%以上,中国宏观政策的天平上,将重点向调结构倾斜;如果经济增长7%的底线不保,稳增长的任务将更为迫切。因而,货币政策释放的节奏和频率,紧紧围绕着调结构、稳增长、惠民生而动态微调。轻重缓解,将视宏观经济运行的情况而定。

“当前,我国经济增长仍存在下行压力,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和防风险的任务还十分艰巨。”央行相关负责人在回应为何此时进行“双降”时表示,“全球金融市场近期也出现较大波动,需要更加灵活地运用货币政策工具。”

“双降”有四方面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降息降准对实体经济的助力,属于慢功型结构性调整,可能短期内难见其效,甚至可能出现流动性被虚拟经济抢走、截留和挤占的情况。之前货币政策所释放的流动性就有相当部分流向楼市和股市。资本具有最典型的趋利性,当然会选择能够短期内获得高收益的投资方式。股市和楼市正起到了这样的资本牵引性,大众投资者对市场风向的敏感度更高,甚至可称为跟风的非理性投机主体。在这种情况之下,决策者只能通过货币政策持续或加持的方式,对市场进行纠偏与引导。政策面稳增长的理性引导和市场趋利性选择之间,要想达到平衡实现公平,必然会有一个博弈的过程。

在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看来,央行此时“双降”有四方面的原因:稳增长、调结构、促增长和防风险。

“当前,我国经济增长仍存在下行压力,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和防风险的任务还十分艰巨。”央行相关负责人在回应为何此时进行“双降”时表示,“全球金融市场近期也出现较大波动,需要更加灵活地运用货币政策工具。”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从稳增长来看,曾刚认为,此次降息降准符合市场预期,我国实体经济彻底尚未完全恢复,存在进一步降息降准的必要性,以实现稳增长的目标。

在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看来,央行此时“双降”有四方面的原因:稳增长、调结构、促增长和防风险。

版权声明:本文由yl7773永利发布于历史进展,转载请注明出处:央行宣布降息降准 专家:金融波动核心不在中国|央行降准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