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大美人西施

2019-12-02 08:41栏目:历史进展
TAG:

世入多以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形容女子的美丽,事实上这两句话说的是中国历史上的四大美人,“沉鱼”就是指的西施。 西施是宁萝山下着耶溪畔的一个浣纱女子,尽得山水秀灵之气,出落得水葱儿似的惹人怜爱,就这个人儿,由于国家多难,竟然肩负起蛊惑敌国君王的政治任务,成为历史上最有名的美人计的主角,然而她的一颗心却始终萦绕在自己心上人范蠡的身上,忍受着巨大的精神痛苦。 春秋后期,诸侯争霸的重点转移到了长江流域下游和浙江流域。这里的吴国和越国积不相容,互相攻伐,无穷的是非恩怨,演不完慷慨悲歌,柔情侠骨。 越国是夏禹的后代,吴国是周王室当年所建的卫星小国。吴王阖闾当政期间,得到来归的楚国大臣伍子胥和着名军事家孙武的辅佐,国势日益强盛,曾经大败楚军而攻入郢都,伍子胥鞭尸楚王。但吴军却功败垂成,其原因除了泣血秦庭,请得救兵之外,越国的乘机进攻吴国也是重要原因,对此吴王阖闾认为是奇耻大辱。 周敬王二十四年,勾践继位为越王,吴王阖闾认为有机可乘,为报新仇旧恨,大举进攻越国。当时越王新立,布署未定,按照实力和当时的形势分析,吴胜越败是显而易见的事情,谁料战争的结果竟是吴军一败涂地。 战争中,勾践挑选一批勇士,脱去上衣,手执利刃,列成三行,缓步向吴军阵前推进,助以响彻云霄的喊声:“冒犯上国兴师讨伐,愿以一死为越王赎罪!”吴军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已来到吴军阵前,一个接一个地刎颈而死。吴军人人目瞪口呆,对于眼前血肉模糊的悲壮场面,惊赫、震憾,不知所措。刹时,越军阵地金鼓齐鸣,越兵排山倒海冲杀过来,吴军招架不住,一路败退下去,吴王阖闾的右脚,也被越军大将灵姑浮的长矛刺中,回国后不久就因伤重而死。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携李之战”,会战的地点就在今天浙江嘉兴一带。 吴玉阖闾临死前曾经嘱托他的儿子夫差,一定要踏平越国,为父亲报仇。夫差继位后便积极地在太湖训练水军,并在姑苏灵岩山下建立“射棚”,以娴熟战技,又在自己的寝宫门前,设立专人,随时厉声向自己提醒;“夫差!你忘记越人杀死你父王的仇恨吗?”每次夫差都敬谨庄肃的回答;“不敢忘记!” 上一代的战争仇恨,很快地又以诉诸战争的方式来解决,越王勾践为了先发制人,不等吴军准备就绪,便首先点燃战火。这次是吴军反过来变成“哀兵”的姿态,抱定必死的决心,大败来犯的越兵,越国主力损失殆尽,最后收拾残余五干人退保会稽,也被吴军团团围住。 勾践喟然长叹:“吾将终于此乎?”大夫文种马上加以劝解:“过去,商汤囚于夏台,文王系于羑里,晋公子重耳奔狄,齐公子小白奔莒,最终都成就了霸业,由这些事情看来,现在的困境又何尝不是福呢?”于是勾践采纳了文种的建议,挑选美女八名,并携带金银珠宝,通过吴国太宰伯否,达成和议。 当时吴国有主战和主和两派,相国伍子胥力倡乘胜追击,一举捣灭越国。大宰伯否则认为与其玉石俱焚,不如以条约来取得越国的利益。争论的结果,终于采取了伯否的建议,签订了条件苛刻的条约,从而也使得越国获得了一线生机。 按照和约的规定,勾践在处理完一切批善后事宜后,便得入臣吴国。日期一天天迫近,勾践忧形于色,大夫范蠡劝道:“臣闻没有经过孤独生活的人,志向不远大,没有经过大悲大痛的人,考虑问题总不周全。古代圣贤,都曾遇困厄之境,怎么会独独只有您呢?”勾践叹道:“主要是为了去越入吴的人事安排,一下子还难作妥当的决定!”这时大夫文种上前说道;“四境之内,百姓之事;范蠡不如我;与君周旋,临机应变,我不如范基。”范合立即附和:“文种自处已审,主公以国事委托给他,可使耕战足备;至于辅危主,忍垢辱,臣不敢辞。”‘ 一切准备妥当,勾践便与夫人及范蠡启程人吴,群臣在固陵江畔摆酒钱别,君臣相对凄然泪下,黯然挥手而别,很有些“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氛。 既入吴国,勾践等人肉袒俯伏谒见夫差,夫差盛气凌人地说:“寡人假如念先王的仇,你今天断无生理!”勾践赶紧叩首回答:“惟大王怜之!” 勾践夫妇穿着仆人的衣服,守过阖闾的墓,还当过马夫与门卫,夫差每次乘车外出,勾践总是牵着马步行在车前,范蠡也始终朝夕相随,寸步不离。 一天,夫差召勾践入见,勾践跪伏在前,范蠡肃立在后。夫差对范蠡说:“今勾践无道,你能弃越归吴。必当重用。”范蠡答道:“臣闻亡国之臣,不敢语政。臣在越不能辅佐越王为善,致得罪大王,幸不加诛,已经感到很满足了,怎么还敢奢望富贵呢?”第二天,吴王夫差在高台上眺望,看到勾践和夫人端坐在马厩旁,范蠡垂手立在身后,虽然蓬首垢面操持贱役,而不失君臣夫妇之礼,心中十分感动,也大起怜惜之念。 虽然夫差大起怜惜之念,然而仍不曾有恢复勾与践自由的迹象。机会是人找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夫差病倒了,而且病得很重,感染寒疾三个月未愈。这时勾践前来求见,毛遂自荐道:“臣在东海,曾习医理,观人粪便,可知病情。”说完取过失差的粪便就尝。喜道:“大王的病已大为减轻,七天后就会好转!”到期果然痊愈。吴王夫差大为不忍,于是摆下酒宴招待勾践,不断称赞勾践是仁者。伍子胥在旁看了大不以为然,警告夫差;“勾践下尝大王之粪,他日一定上食大王之心,大王如果不觉察警惕。一定会被他打败的。”夫差那里听得进去,认为勾践已经没有敌意,不久就将勾践亲自送出城.赦他回国。 勾践回国以后,以文种治理国政,以范蠡整顿军旅,为了牢记战败的耻辱,将国都迁到会稽,筑城立廓,作为复兴堡垒。一面奖励农桑,厚植经济基础;一面整军经武,加强雪耻复仇力量。 没有一时一刻忘却在吴国所受的耻辱,为了报仇雪恨,勾践苦身劳役,夜以继日,如果想睡了就用一种小草扎自己的眼睛,如果觉得脚冷就把水泼在上面。冬常抱冰,夏还握火,平日食不加肉,衣不重采。除了自己亲自耕作外,夫人也自织。勾践常常在半夜偷偷哭泣,哭完后就仰天长啸,着名的“卧薪尝胆”的故事就出在他的身上。此外,勾践还礼遇贤人,奖励生育。生聚教训,如火如荼的复国行动在全国各地蓬蓬勃勃地进行。 越国的雪耻计划在七年后已经卓有成效,但是表面上仍然低声下气地讨好吴国,除了春秋两季照例进贡以外,大批的建材源源不断地从越地运往姑苏,胁助吴国建造华丽的宫殿,并呈献美女珠宝,俾使吴王夫差在声色犬马中自溺其志。 西施便是在一批又一批美人中,毅然肩负起雪耻复国的人责重任,在另一个战场上表现得最为出色的佼佼者。 范蠡鉴于历次送往吴国的美女效果不佳,于是微服巡行各地,决心要寻觅一两个绝色的美女,再通过有计划的训练和“包装”,以期一鸣惊人,用温柔的绳索,达到绊系吴王并趁机离间吴国君臣的目的,为越国的灭吴,创造一个有利的形势。 这天,范蠢来到宁萝山下,听说若耶溪畔有两位浣纱美女;一个叫西施,一个叫郑旦,两人犹如姐妹,据说有人想偷偷地看她们一眼,还得花上一文钱,才能越过村中老太太的“封锁线”。 终于范蠡也在若耶溪畔看到了西施和郑旦,果然令人目眩神迷,虽然生在穷乡僻壤,但却目如秋水,顾盼生姿,范蠡不但在越国从未见过如此艳丽的女子,就算在吴国宫中所看到的莺莺燕燕,也没有一个可以与她们两人妣美。不自禁想道:“如果再加以琢磨,必然成为稀世的珍宝,一定可以赢得吴王夫差的欢心,说不定越国的前途就寄托在她们两人身上!” 范蠡表明了身份,说明了来意,西施与郑旦跪拜在地,想不到自己一个乡野弱女子,对国家前途竟是如此重要,于是慨然应允,愿意为国家奉献出她们的一切。 于是一项有计划的训练,在范蠡的策划与主持下迅速地展开,地点虽就在会稽附近,却十分秘密,除了西施与郑旦外,还有从全国各地挑选出来的美女十多人,训练的内容首重忠君爱国的思想教育,次及一般知识的传授,尤其着重在歌舞、仪态、礼节和蛊惑人心技巧上的磨炼,就连探听情报的知识和技术也成了必修的课程,务必在短期的密集训练中,快速变化她们的气质,培养出思想忠贞、气质高贵的一批特种工作人员。从现代意义讲,西施可算是一名赫赫有名的女间谍。 西施与郑旦在众多名师的调教下,很快便展露了过人的才情,三年下来已是能歌善舞、雍容华贵,一举手一投足都能表现出妩媚动人的风韵,经过越王勾践的测试,认为成效圆满,于是范蠡择期动身,带着西施、郑旦等一干美丽的“贡品”前往吴国。 在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岁月中,范蠡和西施已双双坠入爱河.难舍难分,而且西施已怀孕数月,如何把一个大腹便便的美人儿献给吴王呢? 一路上却走走停停,到嘉兴地方,范蠡以西施水土不服为由,盘桓达半年之久。在这里西施为范蠡生下了一个胖乎乎的儿子,可怜这个初抵人世的小生命,在父母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又很快地在人间消失了。 范蠡与西施由于国难而聚首,又要为了国难而分开,贵为一国大夫,竟不能保住自己心爱的人,更无情地舍弃了他们的爱情结晶,心碎了,泪也流干了,还是得面对现实中的一切,何日能重续旧好,只有无尽的期待。 人是奇怪的动物,常常受客观环境的约束,作出一些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来,像是硬把自己心爱的往别人怀里送,而且是敌人的怀里送,还得装出心甘情愿的样子,那份儿蹩扭,窝囊,凄苦与无奈的心情,几乎使范蠡快要崩溃了。 必须压住自己怒涛汹涌的情绪,无论如何不能露出丝毫的不悦之情。当范蠡带着西施等一千美女在姑苏台上朝见夫差时,太宰伯否笑嘻嘻地乐观其成,而相国伍子胥却以妹喜、褒姒、妲己的故事加以劝阻,夫差说道:“我又不是桀,纣和周幽王,相国不必多虑。”于是把越国进献的美女照单全收下来。 西施原本就如出水芙蓉般的美丽,经过一段时间的爱情滋润,更如牡丹盛开似的鲜妍媚人;郑旦仍然保持着杏花初放时的清秀模样,给人一种优雅绝伦的感受。夫差正在趾高气扬的时候,便特别喜欢如山花烂漫般的西施。 范蠡这次前来,与过去的狼狈情景有天壤之别,他以国宾的身份,受到隆重的款待,离开吴国前夕,夫差还特地设宴钱行,西施与郑旦眨眼就以女主人的身份在范蠡席前酬酢,西施那脉脉含情的眼睛,使得范蠡几乎无法自持,但国仇家恨,总使他收拾起儿女私情。 吴王对西施的美艳眷恋不已。而西施曾生育过的往事,在巧妙的掩饰下,夫差居然毫无觉察。夫差大兴本土,在灵岩山上建了一座富丽堂皇的馆娃宫,并挖空心思构筑响履廊,在上面走动,发出铮琮的响声。又修一人工湖,沿湖遍植奇花异卉,湖上布置锦帆以供游乐。后人曾有诗描写当时的情景; 吴王在日百花开,画船载乐舟边来; 吴王去后百花落,歌吹无词洲寂寞。 花开花落年年春,前后看花应几人; 但见枝枝映流水,不知片片随行尘。 年年风雨荒台畔,日暮黄鹂声欲断; 借问后来看花人,锦帆何处空凭吊。 清代的吴梅村更在《圆圆曲》中写道: 妻子岂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 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红装照汗青。 …… 君不见,馆娃初起鸳鸯宿,越女如花看不足, 香径尘上鸟自啼,履廊人去苔空绿。 撸羽移宫万里愁,珠歌翠舞 古梁州,为君别唱吴宫曲,汉水东南日夜流。 西施的一颦一笑,一捧心一皱眉,都紧紧地扣住吴王的心弦;郑旦的若即若离、矜持秀雅,也使得吴王神魂颠倒而穷追不舍。这两人一搭一挡。轻易地便掌握了吴王夫差的整个“人”和“心”,并把他有计划地推向历代亡国之君的老路。 越王勾践迫不及待要报仇雪恨,大夫逢同却建议不可轻举妄动,应先“结齐、亲楚、附晋”,并鼓励吴国对外用兵,等到吴国精疲力尽就可克吴致胜。当西施把吴国准备攻打齐国的消息传到越国时,勾践就火上添油式的更派三千兵助战,并派文种秘密朝吴,把越国镇国之室——屈庐之矛,步光之剑以及二十套祖传的铠甲,一齐献给吴王,一心一意鼓励吴国作军事冒险,以便坐收渔人之利。 然而吴国讨伐齐国,竟大获全胜,吴国相国伍于胥更念念不忘灭掉越国这个心腹大患。越国君臣一致认为,一定要在短期内消灭这个对吴国忠心耿耿的老家伙,扫除反攻雪耻的绊脚石。 这个艰巨的任务也由西施来完成,她运用各种机会,柔其声气,媚其姿态,一遍又一遍地在吴王耳边数说伍子胥的不是,谎话说了一千遍便能使人信以为真,吴王的信心终于动摇,开始怀疑伍子胥的忠贞,在一次关于越国问题的讨论中,争执又起,吴王夫差竟命令伍子胥自杀,悲愤的伍子胥用双手先挖下自己的双眼,命手下挂在城门,说他死后也要看到越兵入城。于是,盛怒的夫差残忍地下令将他切成碎块,用皮囊装上,抛入海中。至今汹涌澎湃的钱塘潮就是伍子胥那不散的千古忠魂所化。那千层、万层的波浪,排山倒海,诉说他的悲愤,他的千古冤情。 伍子胥死后,伯否当政,注定了吴国败亡的命运。 然而北宋名家王安石却另有一说: 谋臣本自系安危,贱妾何能作祸胎? 但愿君王诛伯否,不愁宫里有西施! 确实,吴国的灭亡,伯否难辞其咎,只是本文限于篇幅,不能备述。 周敬王三十八年秋间,吴王夫差耀武扬威的大会诸侯于黄池,精锐尽出,都城空虚,勾践乘机攻入吴国都城,将吴国太子在姑苏台活活烧死。夫差前后不能兼顾。四年后,吴国大旱,士民饥疲,勾践再度进攻吴国,吴军固守孤城,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周元王二年,越军以水师第三次进攻吴国,围困吴都达两年之久,恰逢江南春雨,大雨如注,吴都城墙坍塌,越军乘隙长驱直入,夫差突围来到姑苏山,乞降不成,用三层罗帕裹面,拔剑自刎,以示羞见先王和伍子胥于地下,吴越长久的争端,终以吴王夫差的死而结束,勾践在经过二十二年的辛酸岁月,才彻底地雪了当年会稽战败的耻辱。 吴国既平,勾践挥军北上。在徐州大会诸侯,周元王派人赐胙,封勾践为霸主。越人横行长江流域,不再记得弱女子郑旦与西施的功劳。 宋代郑獬说: 千重越甲夜围城,战罢君王醉不知; 若论破吴功第一,黄金且合酬西施。 关于西施的下落,有一种传说,吴王自刎而死时;吴人把一腔怒火都发泄在西施身上,用锦缎将她层层裹住,沉在扬子江心。据《东坡异物志》载:“扬子江有美人鱼,又称西施鱼,一日数易其色,肉细味美,妇人食之,可增媚态,据云系西施沉江后幻化而成。” 但历史的本来面目应该如此;在吴国灭亡的当天,范蠡做了两件事,一件是劝他的好朋友:一同共患难的文种趁早离开勾践,他说勾践这个人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安乐,如果不走的话,必然是“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可借文种没有听他的劝告,果然被勾践所杀。 第二件事就是,在姑苏台下花荫深处找到了萎顿不堪的旧日情人西施,仓皇逃到太湖,双双驾一叶扁舟,消失在烟波浩渺之中。范蠡为了心爱的人儿,不惜抛却荣华富贵,隐姓埋名,邀游五湖,过着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的逍遥生活,专致唱随之乐,不再萦心于人世间的恩怨是非。 很久以后,在山东出现了一位巨富,叫陶朱公,万贯家财,他的妻子也美艳如花,夫妇感情真挚,这位陶朱公就是范蠡,他的妻子就是西施。时间能冲淡一切,随着岁月的流逝,也没人再去追根究底了。 历史上对越王勾践的忍辱负重,卧薪尝胆总赞誉备至,而对西施的伟大牺牲则语焉不详,毁誉不定。甚至总把她作为反面材料来提供教训。 唐代罗隐说得好: 家国兴亡自有时,吴人何苦怨西施; 西施若解倾吴国,越国亡来又为谁。 还有人说美丽的西湖是西施的化身。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赢家娱乐网讯 春秋末期,处于江浙沿海一带的吴、越两国发生战争,跨度历经二十余年,最后越国反败为胜灭掉吴国。这和越国两个主要谋臣范蠡、文种在外交方面的成功是分不开的。

周敬王二十四年,吴王阖闾年老,闻越王允常死,子勾践新立,遂兴兵伐越,不期大败而死。太孙夫差嗣位,命伍子胥、伯嚭在太湖昼夜训练水兵,以报先祖之仇。于周敬王二十六年二月兴倾国之兵,从太湖取水道攻越,越军大败。越王勾践被俘,被逼去吴为奴三载,后回国,卧薪尝胆,发愤图强,以求励志。
  —前言
  少女西施与好友郑旦在河边浣纱的时候一辆马车停在了河的对岸。一位武士走到她们面前作揖道:“恭贺两位小姐了!我奉大王之命来迎接你们进宫!”两人都吃了一惊。西施迷惑地抬起头望望天,然后把视线移在武士握住剑柄的右手上。
  越王都城会稽。
  郑旦初进皇宫,看到富丽堂皇的宫殿感到十分好奇,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妹妹,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我们会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吗?会成为大王的妃子?”郑旦对西施充满憧憬地说。西施回过头深情地看了看郑旦,然后抬头望天,一群大雁引颈叫着掠过天空。西施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歌道:“我离乡兮何时返!父母远离兮痛悲哀!”郑旦听罢,也禁不住流泪,姐妹俩紧紧地搂抱在一起。
  “大王驾到!”一名武士在殿外喊声如雷,慌得两人忙跪下迎接。
  勾践神采奕奕地踱进殿来,对跪在地上的西施和郑旦说:“都起来吧!寡人久闻两位小姐貌若天仙,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抬起头来让寡人好好看看!”两人缓缓地抬起头。一位谋士在勾践耳边低咕了几句,勾践道:“两位小姐,你们当中谁是西施?”西施低头不应。勾践道:“寡人闻西施小姐美貌无常,却天生心绞痛病,一旦病发,西施用手抚胸,紧锁眉头,人人见之,不觉甚美,东村有一邻女唤作东施的,其丑无比,见西施病中如此美貌,尽效仿之,结果却更丑也,村人讥笑她东施效颦也,好啊!好啊!西施之美,谁人能效之也!”越王见西施之美,为她美所折服,招入宫中,决意纳她为妃。越夫人得知,怒不可遏,道:“夫君难道忘了会稽之辱么?去吴三载,臣妾跟随夫君,夫在吴国磨面,臣妾则如驴为君添麦;夫为马奴,妾为奴妇为君铡草,夫为夫差做马镫,臣妾在一边执辔。夫曾密言臣妾,如有机会回越,定食粗粝,着素衣,卧薪尝胆,不纳美女充后宫,与民共甘苦,定要复国兴越。如今见了西施,则又犯了色戒!夫君,此行为何日能兴复越国?倒不如杀了西施,免夫君忧挂。”勾践惭愧,正要喝令推出斩首,文种止曰:“不可不可!大王,此女留下,臣自有安排。”勾践道:“文爱卿何意,望告知!”文种道:“臣观此女貌美如仙,如能调教数日,送去吴国,夫差必定欢喜。大王只言:‘有感大王不杀之恩德,今特送美女西施入吴,以报大王之恩’。夫差必不疑大王有复仇之念。若将西施如此如此这般交待一番,只言:待破吴国,接西施回国,封为‘救国夫人’,西施必允。”勾践道:“果如此,甚好!只因西施念及父母,恐以死相抗!”文种道:“臣观西施,乃情义女子,今国破家亡,教她如此,她不必推却。”勾践道:“好!赏黄金十两给西施父母以养天年。西施去吴,必不忧挂双亲。”那谋士在勾践耳边又低咕了几句,喜得句践直拍手,道:“文种大夫,有你的,好……好……好!”文种作礼道:“大王贤明,让范大夫进来吧!”话音刚落,一位雄赳赳的武士气宇轩昂地走进来。西施斜着眼看了一眼,认出是那天接她进宫的那一位。武士来到勾践面前行礼,勾践微微一笑,道:“范大夫,免礼,免礼!这一切全都仰仗范大夫了。”那武士道:“微臣敢不效犬马之劳?”
  至此,西施和郑旦就跟着范蠡学习各种舞蹈、及棋、琴、诗赋和弹唱。范蠡特别关爱西施。西施见他仪表堂堂、高大英武,不觉也暗暗地爱上了他。范蠡见西施体态婀娜,貌若天仙,也爱上了西施,一来二去,两人心里都心照不宣。
  一日,文种和范蠡饮酒谈论国事。范蠡说:“文大夫之才天下少有,待国兴民安之后,君有何打算?”文种说:“文种不才,愿随大王左右,死而后已!”范蠡大笑道:“君与我同殿为臣,共效越王,敢不效命乎?然人各有志。小人将泛舟太湖,朝饮晚宿于山水也!”文种说:“以君之才,统率三军,以我之才,内勤政俭,待复国兴旺之日,与君同富贵矣,先生何出此言?”范蠡听罢,大笑道:“文大夫,我观勾践只能同患难,不能共享富贵,君不知激流勇退,方显英雄本色乎?”两人皆大笑不止。至此范蠡小心提防,为人更加谨慎了。
  周敬王三十一年,越王勾践遣大夫文种通吴国太宰伯嚭,以贿赂之。越王尽选国中美女三百三十人,以三百献吴王,三十人送太宰伯嚭。西施也将入吴。一日,西施见范蠡愁眉不展,问道:“哥哥有何心事,道与妹妹听。”范蠡叹一口气道:“你我二人从此将天隔一方了!”西施道:“哥哥何出此言!”范蠡道:“大王与吴国夫差交战,全军覆没,大王与夫人被迫去吴为奴,今喜归国,卧薪尝胆,立志兴复越国。那吴王夫差乃好色骄横之徒,大王投其所好,尽选越国美女进吴,如今妹妹貌若天仙。又善歌舞,怎能不选中!”西施听罢,哭道:“哥哥,我不去吴国,愿与哥哥白头偕老!”范蠡苦笑一声,叹道:“傻丫头,如今国破家亡,你我虽有心同在一起,却心愿难了。妹申大义,为民救国。念范蠡对妹妹的情意,望妹妹去吴。若能得到夫差宠幸,则越国幸甚!妹妹尽管施展媚术,将那吴国消息暗遣使者告知越王。则,越国兴旺指日可待!”说毕,跪下嗑头。西施连忙搀住范蠡,哭道:“哥啊,何必如此!这等仁义,小妹受不起,况小妹乃一女流,只愿与哥哥花前月下,共诉衷情。国家大事,妹恐不及!”范蠡道:“妹妹此言差矣!越王勾践乃仁义之君,卧薪尝胆,誓报国仇!当初选妹进殿加以调教,实为今日赴吴之举。若妹能去吴,使其荒芜国政,则我主大举义兵,收复失地,灭了吴国。妹功在千秋,后人敬仰。妹以赢弱之躯,救越国万民于水火,振兴越国,乃名垂千古,青史留名。你我虽暂离,相信不久将与你重逢。我亲率大军迎接妹妹回国。”西施收了泪,叹息一声:“果若此,那吴国民众犹如我等,痛国失之哀,息妻离子散,你教妹妹如何忍心!”范蠡道:“妹妹无忧,那夫差恃勇好胜、食色昏庸,若越王复兴,定能成为一代霸主,让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西施道:“哥哥既然如此说,妹就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只是千里相思,你我二人何时相见?”范蠡道:“妹妹大义,范蠡愧为男儿,让妹孤身落狼群,背井离乡。待越王兴兵伐吴,就是你我相见之期,望妹妹多多保重!”二人抱头痛哭。
  周敬王三十四年,西施入吴,送亲车驾浩浩荡荡开进吴境。吴王夫差听说西施貌若天仙,乃越国第一美女,喜出望外,早已率兵在边境迎接。
  见了西施,喜得夫差手舞足蹈。大夫伍子胥谏曰:“大王,勾践进献美女意不在此也!越女西施貌若天仙,顾盼生辉,妖如妹喜,媚如妲己,实乃误国之物,请杀之!”夫差抚额顿悟,拔出佩剑,又看西施楚楚可怜,惊恐之中又添秀色,又有些不舍。正犹豫间,西施想:“死我一人倒不算什么,可怜我范哥哥一腔报国之血付东流。虽死,也要死得有气节。”这么一想,心里坦然,言道:“大王,臣妾一弱女子,只愿尽心服侍大王。大王乃当世英雄,多少红颜平生所愿,与大王白头,侍侯左右。今小女子有幸来吴,侍服大王。虽死何憾。只是伍大夫之言差矣:大王乃仁义之君,对越国恩如泰山,情如大海,越王感激,遣臣妾入吴服侍大王。大王英武圣贤,雄冠天下,臣妾也愿与大王永结秦晋之好。伍大夫将大王与商纣、幽王相比,实不应该,虽如此,伍大夫乃忠臣也!如今天下太平,越国臣服,臣妾不才,愿越与吴世代友好!”夫差闻罢,不由赞许。伍子胥听罢,怒道:“大胆妖妇,口出秽言!大王明察,西施刚进吴境就陷害忠良,老夫杀了她!”说毕拔剑就刺。西施惊魄未定,躲在夫差背后泪眼婆娑:“大王,救命,小女子何曾要诬陷忠良。臣妾只愿尽心服侍大王,别无二心。如大王不允,请返回国,臣妾结草嚼环,不以为报!伍大夫杀一弱女子,枉称英雄。如果大王杀了我,不但伤了吴越两国的和气,且让天下耻笑!”伯嚭在旁见夫差不忍杀西施,说:“西施乃越国第一美女,今越王遣其入吴,可见越臣服之心。伍大夫若果真杀一弱女子,恐怕被各诸候国耻笑,不如纳了西施回国,越王照样称臣进贡。既不伤两国和气,又显大王大度、威严!”夫差听罢有理,喝住伍子胥,拉住西施之手道:“美人受惊了!”于是吩咐起驾,至都城,吩咐摆宴,携西施入帏。
  伍子胥忿忿不平地退出宫来,迎面正碰上伯嚭。伯嚭见伍子胥面带怒色,也不敢招惹,躲避伍子胥,自行而去。伍子胥见他走远,也痛恨伯嚭阿谀奉承,献媚于吴王。如果不是他向吴王代越求情,他早就杀了勾践。如今,吴王却听信谗言,放了勾践,这可是放虎归山啊!越王一回国,就送来了美女,其意是不言自明的啊。他见伯嚭躲着他走,心里轻蔑地冷笑。他发誓总有一天要除掉这个奸贼。伍子胥阔首挺胸走了。伯嚭回头望着他的背影,狠狠地骂道:“哼,伍员啊伍员,你自恃功高,居功自傲,把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总有一天,让你不得好死!”
  一日,伍子胥进宫奏曰,越国君臣上下一心,奋发图强,那勾践更是卧薪尝胆,招兵买马。想那勾践,也非池中之物,如今又鼓励国中妇女多生男儿,为将来充兵之用。不如派人将他杀了,以绝后患。吴王夫差听了伍子胥奏言,心里大为不快,闷闷回宫。西施早已通过伯嚭得知消息,心里也暗吃了一惊,连忙用重金买通伯嚭,私下商议。伯嚭说:“我好不容易劝说吴王,放越王归国。如果吴王这次真的派人前去杀越王,恐越王性命不保。伍子胥真可恨,如不除此人,你我二人将来终为性命担忧!”西施想了想说:“伍子胥乃一代名将,又是先王贤臣,杀他恐不易。”伯嚭道:“可恨伍子胥本是楚国一要犯,逃到吴国受此待遇便狂妄。其鞭尸楚平王,如此残暴之徒,楚人恨不得食他肉,喝其血。”西施说:“太宰,如果要杀伍员,待慢商议。如能杀他,我劝吴王封你为相国。只是今日之事又该如何?”伯嚭听罢,喜道:“果如此,伯嚭为夫人赴滔蹈火,万死不辞!”然后西施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才能免越之祸。
  伯嚭与西施正商议用什么办法才能将伍员害死,那伍员究竟何许人也!读者诸君,待小子慢慢道来。
  伍子胥真名伍员,其父伍奢因受奸臣费无极诬陷而被楚平王捕入狱中。奢有二子,长子名尚,少子伍员,长习于武。有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之材。楚平王怕伍员奔逃他国,便哄骗伍奢作书信于伍员,以便斩草除根。伍员识破楚平王诱捕自己的计谋,在朋友的帮助下微服过昭关,后奔入吴境。吴王阖闾用其将,大破楚兵。这时楚平王已薨,伍员为报先父之仇,掘其墓,毁其棺,鞭其尸。伯嚭也是楚人,其父也被楚王杀害,为避祸,流亡他乡。闻伍员已在吴国受重用,也来投奔,吴王阖闾使为大夫,与伍员同议国事。吴国大夫被离有一天私问于伍员道:“你与伯嚭素不相识,为何这般信任他?”员说:“同是天涯沦落人,况且他心中与我有相同的怨恨,如能与我共事,定能大破楚军,报仇雪恨。”被离说:“你只知他外表,却看不到他的内心。我认为伯嚭为人阴险、狡诈,贪而淫,不可与之亲近。否则,你有可能被他陷害。”伍员笑道:“先生多虑了,只要能共事吴王,大破楚兵,忠于吴王,就是忠臣也!”被离叹息而去。后,阖闾重用伍员,伍员为吴也立下汗马功劳,多有赏赐,伯嚭见伍员功高权大,才干超过自己,对伍员暗自嫉恨,因此一有机会就向吴王进言,想陷害伍员。伍员只知伯嚭有才干可以利用,也不多加计较,渐渐地伯嚭在吴王面前得宠。夫差伐越,伍员一心要勾践性命,而伯嚭却在吴王面前说吴王夫差乃仁义之主,大可不必滥杀。由于伯嚭保了勾践一命,勾践对伯嚭既送金,又送美女百般拉拢伯嚭,以讨他的欢心。伯嚭本是小人,自然为勾践求情。可叹夫差一世英勇被瞒在鼓里还不知晓。
  且说吴王夫差听了伍子胥的一番言语,对勾践夫妇怎样处置犹豫不决,闷闷回宫。西施见此,施展媚术百般开导,夫差将事情道个原因。西施道:“大王如果要杀勾践,早在会稽一战就杀了。只因大王乃仁义之君,才饶了勾践夫妇之性命。如今又要杀他,出尔反尔,反复无常,恐天下耻笑,大王的威信在众诸候中将一落千丈。大王霸主之地位,何以巩固?”夫差想了想说:“寡人也不想杀他,可他却有报仇之念?”西施说:“大王,你想,那勾践如今已是家破国亡,已无雄兵良将,即使招兵,乃维护国之治安也!而大王你精兵悍将,国泰民安,粮草充足,况且大王你对越王宅心仁厚,有不杀之恩,越王如果真反,众多诸候也纷起指责越王背信弃义,到那时吴以霸主之名义广招天下,各路诸候都来助吴,越王焉能不败?故而越王对大王真心臣服,对吴王已无二心,今日治兵,实乃效忠吴王。何患之有?”夫差大悦。


早在吴王阖闾十年夏季,越王允常乘吴国攻占楚国郢都的时机侵伐吴国,阖闾回国击退越兵,又干九年后趁允常死去,大举伐越。吴军与越王勾践在携李相遇,勾践见吴兵势大,用大夫诸稽郢之计,派出军士三行(每行二十五人,古代军事建制,五人为伍,五伍为行)。袒衣露腹,缓步走到吴军面前,横剑于颈,向阖闾呼叫:“吾主不自量力,得罪于上国,愿以死以代越王谢罪。”说完依次自刭。这种战法古今中外罕有,只有在部下被剥夺灵智并被誉为忠君爱国的壮举才能施行。吴军果然受到震动,精神分散,越兵趁机大败吴兵。阖闾被射断脚趾,回去伤重而死。死前告诫太子夫差“尔而忘勾践杀汝父乎?”

·上一篇文章:李凤姐乡风野韵迷武宗·下一篇文章:桃花夫人为情偷生

夫差即位的第二年,周敬王十六年春天,在夫椒

一战击溃越军。勾践仅仅收得残兵五千逃回会稽,因而再没有力量抵抗。越大夫范蠡、文种献谋,通过吴太宰伯嚭求和。伯嚭地位仅次于相国伍子胥,很受夫差宠信。勾践命人连夜选出美女八人,白璧二十双,黄金千镒,派文种偷入伯嚭营中,伯嚭贪赂,于是竭力促成和议。吴王夫差开始很愤怒,因阖闾临死留有要求报仇的遗言,不肯答应。伯嚭能言善辩,说勾践已彻底降附,请求向吴称臣,其妻请为吴妾,把越国的全部宝器珍玩献给吴国,仅求保存宗祀。这样越国实际已在吴国的控制下名存实亡,仇也算报了。而且既可得到实惠,又可显名于诸侯,各国看到吴国的宽大将乐于归附,有利于成就霸业。不然越国收集残兵拚死一战,将所有珠宝财物沉毁于江,灭掉了越国也得不到丝毫好处,还要损折不少人马。夫差觉得伯嚭的话有理,齐桓公、晋文公称霸诸侯,伐其罪而不灭其国,答应归附朝贡即可结为盟国。虽然灭掉一国影响很大,不会得到诸侯的拥护和信服。于是召见文种,但议和条件还是很苛刻,要求勾践和勾践夫人人吴为质,越国只留大夫代替守国。

图片 1

勾践在越国将要灭亡之际,采用范蠡、文种屈膝求存,以图再伸之策,卑词厚礼,重赂伯嚭,献上国家全部宝器和以勾践夫妇作为人质的条件,得到夫差的允诺达成和议。条件很屈辱,而得到的却是极为重要。吴不灭越,这为越国将来重新振起,灭吴报仇赢得了基础。

版权声明:本文由yl7773永利发布于历史进展,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第一大美人西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