梆声震浦江--山西省晋剧院赴沪演出启示——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2019-12-19 07:00栏目:历史进展
TAG:

晋剧在我省有着广阔的市场和深厚的群众基础,其观众群还延伸至河北、陕西和内蒙古等我省周边省份。近年来,省晋剧院送戏下乡,长年累月在山庄窝铺演出,与基层群众面对面,丰富了农村文化生活。但省晋剧院作为晋剧艺术最高水平的代表,却也失去艺术提高、创作的机会,失去走出娘子关宣传山西的优势。

省晋剧院院长郭跃红说,高亢激越的山西梆子与婉转缠绵的越剧分别是中国北方剧种和南方剧种的代表剧种,历史悠久、深受观众喜爱,是及其重要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中华戏曲舞台上各领风骚几百年。省晋剧院与上海越剧院结为友好院团,将定期互访演出,为两剧种的发展提供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共同努力搭建南北文化交流互动的新平台。

近年来,继承和发展好的各个大的地方戏,都有新创大戏,比如豫剧《程婴救孤》,昆曲《班昭》,吕剧《补天》,眉户剧《迟开的玫瑰》,桂剧《大儒还乡》等,这些新创剧目传承了戏剧艺术的精髓,高扬时代精神,先后荣膺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专家们看了省晋剧院的演出后,认为山西省晋剧院具有相当实力,演员和乐队阵容都很强大,技艺全面。晋剧是山西的龙头剧种,是首批进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地方剧种,只要各级领导重视,选好剧本和编导,振兴晋剧就不是一句空话,晋剧一定会迎来繁荣发展的大好机遇。

“晋剧需交流、碰撞和融合,利用此次赴沪演出带来的巨大影响,明年我们还要把晋剧带到长三角、珠三角,争取走出国门。同时,晋剧的发展需要新晋商的关注和支持。”负责这次赴沪演出市场运作的省文化厅副厅长张建军的收获。哪里有晋商,哪里就有晋剧。明清时期,晋商走到哪里,就把家乡戏带到哪里,把戏台修到哪里。此次晋剧在沪演出受到在上海发展的新晋商的热情支持,近20家在上海发展的新晋商送来锦旗和花篮。

永利69193,一曲铿锵动九霄,荡气回肠吐狂飙。24、25日晚,山西省晋剧院以强大的演出阵容亮相上海艺海剧院,连演两场晋剧传统经典剧目《打金枝》,名剧新唱,在继承中创新,在弘扬中赋予时代精神,赢得上海观众一派喝彩。山西经典晋剧沪上亮相,备受上海戏剧界瞩目。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上海戏剧家协会主席尚长荣,上海文广集团艺术总监马博敏,著名京剧演员李炳淑,著名越剧演员袁雪芬、吕瑞英,上海戏剧杂志主编胡小军,文化部原戏曲研究院院长曲润海等观看了演出,并上台接见演员。梅葆玖、余秋雨、李胜素等文化艺术界知名人士发来贺信,赞誉山西省晋剧院赴沪演出,掀开南北戏曲交流的新篇章。

晋剧:既要传承又要发展

11月21日至27日,应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上海市戏剧家协会、上海市文艺创作中心、上海市戏剧杂志社和上海市文馨演出经纪有限公司邀请,山西省晋剧院携晋剧传统剧目《打金枝》和移植改编剧目《金子》赴沪,角逐第十八届中国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奖。两剧在上海艺海剧院演出3场,赢得上海戏剧界和上海观众高度赞誉,中国剧协主席、上海剧协主席尚长荣,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袁雪芬等40余名资深演员、导演、编剧、评论家观看了演出。《打金枝》在上海交通大学礼堂演出,非物质文化遗产进校园与该校师生互动,反响强烈。山西梆子赴沪闯码头,梆声震浦江。此次赴沪演出,不仅让省晋剧院看到古老戏曲跨入大都市的希望和曙光,也为山西龙头剧种晋剧的振兴带来一次发展的契机,一次深刻的转折,由此引发我省戏剧界诸多新的思考。

省晋剧院与上海越剧院结为“友好院团”

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副主任李春喜多次到过山西,对晋文化酷爱至深。他在研讨中说:“听着《人说山西好风光》的序曲,大幕拉开,一股子浓郁的山西气息扑面而来,感到又置身于戏剧的摇篮三晋大地,两台折子戏编的精妙,让我领略了晋剧艺术。但同时,晋剧要传承和发展,一定要有新编大戏,如果这次进京能有一台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都很强,而且体现时代精神的新编大戏那就太好了。”

于是,沉寂多年的省晋剧院带着两“金”赴沪,《金子》是该院首次移植改编川剧,改编后增加了充分运用山西梆子高亢激昂的揭示人物内心的大段唱腔,融入山西民歌、大槐树、晋商大院等文化元素,使该剧成为该院近年难得的一出唱念俱佳的优秀剧目,自改编演出以来已演出百余场。传统经典晋剧《打金枝》在上海艺海剧院展演,从一个侧面展示了山西梆子不断充实,不断发展,不断创新的过程。

昨晚,山西省晋剧院与上海越剧院在沪结为“友好院团”,两个艺术院结为友好院团,将会增进不同风格剧种间的交流,相互借鉴,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共同促进中国戏曲艺术的大繁荣和大发展。

height="11%">

晋剧为啥要去上海闯“码头”?

尚长荣在接见演员时动情地说,感谢山西的艺术家们给上海舞台带来一缕清风,你们尊崇传统,继承传统,创造性地精排传统剧目,让经典剧目紧扣时代精神,用戏曲的语言讲述和谐的理念,令观众耳目一新。上海市离退休高级专家协会常务副会长陈少能看完演出跑到舞台与演员合影。“懂不懂,家乡戏,亲不亲,故乡人。真没想到,900多个坐席的艺海剧院竟然座无虚席,掌声与喝彩声此起彼伏,山西是我的祖籍,看着家乡戏,听着慷慨的乡音我泪流满面。”

晋剧:要在创新剧目上做“戏”

省晋剧院同样受到大环境的影响。从去年开始,山西省晋剧院以人为本,以戏为本,剧院内部,划分为演出团、青年团和青年实验团3个演出团,3个分团市场定位明确,一团一策。他们还吸纳社会资金,引进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与民营企业家联手合办股份制演出团。三团经营模式不同,相互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努力适应不同层次的观众。

晋剧是我省最具代表性的龙头剧种,在其20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形成高亢激越、委婉抒情、表演真挚、逼真细腻的艺术特色。此次在沪展演的《打金枝》,以平民化的手法,反映宫廷生活的剧目。全剧以“打”入手,以“和”结束,对于今天的和谐社会建设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12年后进京汇报演出,首都专家为晋剧发展“支招”

版权声明:本文由yl7773永利发布于历史进展,转载请注明出处:梆声震浦江--山西省晋剧院赴沪演出启示——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