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化的七个面向

2019-11-14 21:13栏目:历史进展
TAG:

作者简介:袁祖社,哲学博士,陕西师范大学哲学与政府管理学院哲学系教授。西安 710062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已成为人类观念和实践史上重要的思想事件与行动存在。它既将文化交往、价值塑造、实践创造等议题显现在人类的思想空间,又表明了自身改变现实与自主创建的实践力量。在文化融通、价值凝塑和实践建构的面向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显现了对人类交往理性、价值理性和实践理性的不懈坚守与深度自觉,并以独特的方式彰显了人类巨大的思想建构性和实践创造性。

内容提要:合理的社会价值理性信念的确立和自觉践履,是每一个民族的文化走向成熟和圆融的标志。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中国的社会变革实践,是中华民族以自己的方式,反思“现代性文明”的多重弊端,自主地探寻、创制并努力实践“中国价值”,追求并塑造民族文化之新精神信仰与价值信念的艰难曲折过程。此一追求和践行过程所着力呈现的,是该文化自身新形态自主创生和演进的历程,以及民族整体性人格境界之自为获得和攀升的方式。在更深层的意义上,“中国价值”禀赋着鲜明的实践指向,其所依循的,是个体性与社会公共性、民族化与世界化内在有机整合基础之上真实的社会“公共价值”的实现逻辑,彰显的是对崇高的正义信仰的吁求,以及对当代中国民众之普遍而真实的美好生活福祉的承诺。“中国价值”所着力锻造的,是具有当代“世界公民”气度与博大胸襟,且具备宽厚、仁爱、责任、担当的美好人性品质与自尊、自信、自强、自立精神气质的“中国人”形象。

1、面向文化融通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关 键 词:中国价值/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社会公共价值/社会正义

从文化角度而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主要体现在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在精神深处的交汇融合、互诠会通。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6年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课题资助项目“五大理念的制度实践与美好生活的价值逻辑”(批准号15GDC004)的阶段性研究成果之一。

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之所以可以融通,一方面在于二者在实践观、认识论、方法论、社会历史观上均有契合性。从实践观看,前者具有强烈改变世界、超越必然王国的实践关怀,后者崇尚“天之历数在汝躬”“非知之艰,行之惟艰”的重行主义基调。从认识论看,前者肯定现实世界在认识论中的优先地位,后者推崇感性生活世界的基础意义。从方法论看,前者注重系统辩证、整体协调,后者强调天人合一、物我不隔。从社会历史观看,前者强调社会历史发展的合目的性与合规律性统一,后者强调“通古今之变”“在势之必然处见理”。另一方面在于二者有着和而不同的交往自觉。正是在该自觉中,马克思主义突破了时空的间距,在中国这一特定的实践语境中,为自身作为具有永恒历史价值、自觉面向世界和未来的学说提供了经验辩护和事实证明;中国传统文化基于文化融通,批判地反思、发展与更新了自己的传统,实现了自身的现代转型。也正是在该自觉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同背离文化融通之旨的“断裂论”“复归论”划清了界线,因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既不是以马克思主义取代中国传统文化的思想断裂,也不是以传统文化凌驾马克思主义的隐性复归,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通有无、耦合再造。

在人类历史上,每一个民族,都拥有区别于其他民族之优良、健全、规范、合理的人文价值理性信仰。此一信仰,本质上是民族文化之自信、成熟和内在圆融品质的历史性证成和体现,是其所应有的话语表达逻辑获得深度实践自觉的标志。本论题立足中国社会长时段历史变迁实践,力图辩证检视和全面审视作为整体性文化意象的“中国价值”复杂的自我生成、演变和确立历程,重点关注、思考和阐释自20世纪70年代末期以来,愈来愈呈现出典范性、符号象征性以及文明引领性意义的当代“中国价值”的时代性内蕴与实质问题,致力于呈现一种融人类文化普遍特质与民族根本及长远利益于一体的社会“公共价值”的内在生成、自主运演的总体性逻辑,进而揭示其伟大实践意义。

2、面向价值凝塑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作为这一伟大历程的亲历者和介入者,我们所面临的是,真实而合理的“中国价值”理念之智识性发现、实践理据判别以及优越性特质的呈现等问题。理性地反思传统、审慎地观照当下现实并瞻望未来,我们需要深刻检视以下问题:一是,在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历程中,我们是否以致力于创建人类文明新形态的气度,始终保持着对关涉中华民族发展命运和前进方向的具有一贯性和一致性的社会深层价值的关注?二是,我们究竟是在何种意义上、以何种方式发现和创建“中国价值”的?我们是否已经形成了“中国式价值实践方式”、“中国价值主体”和“中国价值思维和话语”?三是,我们所发现、创建并在不同程度上实践、体验过的各种“价值”,其所代表的只是中国社会特殊历史阶段的有限的经验性表征,还是具有一般意义的普遍性表达?四是,我们能否有充分的理论自信向全世界宣告,中华民族业已发现、确立了能够真正造福中国社会且与其发展形态相匹配的有效的价值理念?五是,这种价值理念究竟是属于何种形态、何种性质和意义指向的?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既有制度层面的诉求,旨在通过优化上层建筑来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与面貌;也有价值层面的企盼,意在立足马克思主义价值体系和中国传统价值体系的内在对接,来形成社会向心力与凝聚力。因此,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也是中华民族以价值期待的方式对马克思主义进行价值选择,又糅合自身的价值传统,来改造中国实际、应对中国问题的过程,而每一次改造与应对又是一次价值调适和价值凝塑。

概而言之,我们关于“中国价值”自身所本有、特有和应有的展现、实现方式所做的慎思、明辨和智识性建构,究竟达到了何种水平、程度和层次?

步入经济全球化时代,中西价值在新的坐标中交织互涉。价值多元是社会进步的契机及个体价值意识觉醒的动力,也是社会失范、价值失序的主因。在价值多元的态势下,我们迫切需要凝塑核心价值,以价值共识消解价值冲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凝塑无疑顺应了这一时代要求,它既承载了提升民族文化与大众生活价值内涵及精神向度的使命,又构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价值凝塑的当代典范,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价值体系与中国传统价值体系在当代的对接。一方面,它彰显了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蕴涵,将自由解放、以人为本、公平正义等价值维度内蕴在自身的理论构成与实践导向之中,这既集中阐明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根据与实践合理性,又充分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制度、理论、文化在形式与结构上的价值表达与价值追求。另一方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接续了中国传统价值理念,是对中华民族优秀价值传统的本源性传承与创造性升华,全方位透显着中国传统智慧和价值特质,其凝塑既获得了中国传统价值体系的精神涵养,又促进了中国传统价值体系的现代转换。基于价值交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仅在经济全球化构架中彰显了马克思主义的价值之维,而且在对自身价值传统的坚守中展现了中国的价值之美。

一、超越狭隘普遍主义与历史主义①弊端的理智建构努力:基于传统与现代双向互构的新型文明意义上的中国价值的生成逻辑

3、面向实践建构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在一定意义上,价值作为人类福祉最大化的公共性实践性生存的文化表征,归根结底是人类迈向公共性社会理想的一种努力。迄今为止,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一切真正能够称得上“价值”的,为人类所珍视、追求的东西,无一例外,都是拟公共性的,或者表征、趋近、契通着公共性的。因此,“中国价值”的发现与构建的目标在于,倡导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公共性价值信念。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从其发端之时就有明显的实践指向,它对中国实际的观照和对中国问题的直面即为明证。一方面,马克思主义所蕴含的真理性在中国实际、问题、现实需要中找到了确证;另一方面,中国的实际与问题在马克思主义的观照中得到了改变、应对与解决,中国的历史走向、社会风貌、制度架构、政治生活及精神生活也在对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诠释中获得了新的形式与内容。

版权声明:本文由yl7773永利发布于历史进展,转载请注明出处:马克思主义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化的七个面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