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唐五代禁军的演变 揭秘晚唐五代禁军制度

2020-02-15 19:39栏目:历史进展
TAG:

南北朝时期,柔然汗国日渐强大,成为雄踞北方的一个大国。这一年,老可汗病逝,其子豆伦即位。豆伦年少,国相铎铎辅政。

导读:此前,禁军是单纯就天子的近卫扈从而言的皇家禁卫军,至此,则名不符实,成为与藩镇军队相对立的,由封建中央直接掌握的武装力量的军事名称。此后,这一名称为五代和宋朝军队所沿袭,成为封建国家正规军队的专称。

中国古代步兵与游牧民族骑兵之战

图片 1

im286发表于3120天 9小时 1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无

 

一、引子——

众所周知,由于汉民族为农耕民族,所以在古代与游牧民族的战斗中多是以步兵为主对抗敌人的骑兵,在3000年的历史长河中,步兵与骑兵联合上演了一出出惊心动魄的战斗。现在回头再看历史上这些着名的战役,仍然让人血脉贲张、感慨万千。

网络上有很多人认为:古代骑兵对步兵作战永远占有绝对优势。很多人把宋对蒙古、明对清战争的失败归咎于中原缺少好的战马。把西汉初期对匈奴作战失利归结为农耕民族的弱点。把后来的胜利归功于全国人民齐养马。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二、汉、三国时代——以五千步兵对十万骑兵的李陵

老实说,给我灵感写这篇文章的是李陵的《答苏武书》,公元前99年,汉天汉二年,李陵率5000步卒配合大 将李广利出击匈奴右贤王于天山,从居延海行30余日北行千余里到达浚稽山,爆发了浚稽山之战,5000汉军先与匈奴单于3万骑兵遭遇,李陵用战车围成营 寨,率步兵在营外布阵。前排手持戟、盾,后排手持弓、弩迎战,一开始接战,杀数千人,匈奴败退上山。后单于召来匈奴左、右地骑兵8万骑兵,陵且战且走撤 退。他在信中说“昔先帝授陵步卒五千,出征绝域,五将失道,陵独遇战。而裹万里之粮,帅徒步之师,出天汉之外,入强胡之域。以五千之众,对十万之军,策疲 乏之兵,当新羁之马。然犹斩将搴旗,追奔逐北,灭迹扫尘,斩其枭帅”。充分说明当时汉军战斗力的可观,然匈奴两翼已经越过李陵部并决心吃掉这支汉军,汉军 退至一山谷时,已经被包围,李陵令重伤者坐车,中伤者驾车,轻伤者战斗,依靠战车坚固的防御斩杀匈奴3000余。继续沿龙城故道向东南行至大泽芦苇中,匈 奴放火,陵令士卒先把周围一片芦苇烧光以自救。又向南行至匈奴设伏山区时,四面胡马,箭如雨下,汉兵依然环车接战,敌骑无法突破汉军远程火力网,单于令其 子率骑兵攻击汉军,李陵率步兵在树木间与其搏斗,杀数千人。并以强弩射单于,单于下山躲避。其后,匈奴骑兵一日数十次进攻,李陵又杀伤2000余人,直到 50万箭矢皆尽,士卒还余3000人,现在这车终于也没用了,于是弃车,士卒斩车辐,持短刀突围,最后只逃回400人。此战杀伤匈奴骑兵 万余,因为没有接应和支援,加上实力相差悬殊,汉军最后失败。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这里的车已经是非常重要的防御武器了,在有箭和车的情况下,步兵军队防 御骑兵的突袭已经是绰绰有余了,呵呵。

说个题外话,为什么单于在损失惨重的情况下还要死死咬着汉军,据说是因为第一脸面放不下,第二,汉军如此强大,如果无功而返,内部投降派肯定会依此坚定向汉帝国投降的念头,引起内部矛盾激化。最重要的是军侯管敢降匈奴,把汉军无援,箭矢将尽等情况报告单于,唉。

在匈奴与汉前期的战争里,公元前二○○,发生了白登之围,刘邦中诱敌之计贸然出击被匈奴40万骑兵 包围,估计是带了足够的弓箭,居然坚持了7天,最后汉以和亲贡物称臣才取得了喘息机会。可见弓箭等长程武器在 战争中的重要性,到了后来,陈汤对汉成帝说,一个汉兵可敌5个匈奴兵,因为汉人的箭射的远,武器精良. 就可以知道在阵地作战的时候,步兵是可以战胜骑兵的。最重要的是,西汉对匈奴用兵的时候,已经有了大量的马匹支援,据说长安的马,就有四十万匹。民间大量 养马,组建了帝国精锐的铁骑,所谓的步兵都是可以由马车运载,只有战斗的时候才下马或车,因此机动力并不逊色,但当时的进攻主要兵力还是骑兵,双方都是骑 兵,大规模的机动作战,李陵5000步兵出击是一次例外。

但是,汉代对匈奴用兵基本上还是以骑兵对骑兵,河南之战、河西之战、漠南之战、漠北之战都是骑兵为 主力,然而他们都带有武刚车作为防守的据点,骑兵作为突击的主要力量,也是因为当时汉帝国处于进攻状态,是必须寻找敌人主力决战的状态,因此机动力是第一 的。呵呵,不得不提漠北之战啊,公元前119年,汉大将军卫青率前将军李广,左将军公孙贺,右将军赵食其,后将军曹襄共5万骑出定襄后,从俘虏口中得知单 子居处,令李广、赵食其合军出东道策应,自率精骑北进千余里,越过大漠,发现单于已列阵而待,汉军以武刚车环绕为营,而纵5000骑出战。战至日落,风沙 大作,匈奴骑兵目不能视,卫

青以左右翼骑兵包围单于,坐右突击,匈奴阵脚大乱,单于遂率骑数百突围逃去。汉军追至阗颜山赵信城而还,前后共捕斩1.9万余人。而李广、赵食其因迷失道路,未能如期到达。 到了三国时期,曹操破乌桓的白狼山战役,曹军轻骑前进,一战俘虏20万,可见虽然汉室式微,但中原骑兵的突击能力已经十分了得,这一时期出现了弓骑兵。步 兵的战斗在这一时期没有太大的发挥。

因此,统观汉、三国时期,对付骑兵主要还是骑兵,虽然步兵已经展现了强大的火力,但是机动力还是在战略上取得了统治地位。步兵与骑兵的战斗在这个时期是五五开,骑兵略占优势,根据是曹魏对孙吴的作战优势。

三、南北朝——恐怖的“却月阵”

到了南北朝,就由此想到了刘裕,公元417年四月,刘裕北伐后秦,北魏出骑兵沿黄河窥视牵制晋军,刘裕军渡 过黄河,摆下军事史上着名的“却月阵”,“裕遣白直队主丁旿帅仗士七百人、车百乘,渡北岸,去水百馀步,为却月阵,两端抱河,车置七仗士,事毕,使竖一白 毦;魏人不解其意,皆未动。裕先命宁朔将军朱超石戒严,白毦既举,超石帅二千人驰往赴之,赍大弩百张,一车益二十人,设彭排于辕上。魏人见营阵既立,乃进 围之;长孙嵩帅三万骑助之,四面肉薄攻营,弩不能制。时超石别赍大锤乃槊千馀张,乃断槊长三四尺,以锤锤之,一槊辄洞贯三四人。魏兵不能当,一时奔溃,死 者相积;临陈斩阿薄干,魏人退还畔城。超石帅宁朔将军胡籓、宁远将军刘荣祖追击,又破之,杀获千计”(《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一十八》)。 “临阵斩阿薄干首,虏退还半城。超石率胡籓、刘荣祖等追之,复为虏所围,奋击尽日,杀虏千计,虏乃退走。高祖又遣振武将军徐猗之五千人向越骑城,虏围猗 之,以长戟结阵。超石赴之,未至,悉奔走”。这段话把它演绎一下就是:当时东晋水军占优势,但是骑兵却不如北魏,而且鲜卑人很讨 厌,晋军一旦渡过黄河往往被北魏骑兵集团冲锋予以歼灭,咱们的寄奴同志因此想沿黄河西进的计划不得不作调整,为了彻底消除北魏兵骚扰,因此决定过河击慕 容。他在行伍中精选了700弓弩手有丁旿率领,带了100辆车,因为过江的人少,100辆车围成的据点显得很小,北魏 兵并没有重视,他们或许在想我什么时候都能消灭你,先省的力气,等晋军过江的人多些再来一次集中消灭。所以这700人过江后,有时间马上把战车依江布置成 一个半月形的堡垒,同时一辆车上配置了7个弓弩手,这样由于水面为晋军控制,解决了被包围的可能,火力可以集中在半月面上。一切布置 完成后,立起了一面白旗作为信号,在江边等待的朱超石带着另外2000步兵混成队伍开始了紧急渡江,带上的100张床弩绞上了弦,摆上了长矛般的箭和 1000支矛箭。这床弩发射的是1-1.2米长的短矛,射程在400-500米左右,本来是用来攻城的。与此同时,一直在观察的北魏骑兵也把这情况 告诉了统帅长孙嵩,魏兵开始警惕了,于是3万北魏骑兵也开始列队准备出击,他们第一次派出了数千骑兵冲锋,被晋军弓弩手死死射住,没能成功。而2000晋 军步兵过江后,马上20人负责一张床弩,架上盾牌,长矛手立即在战车周围布置成了枪阵,加强了阵地的火力,这时三万北魏精锐骑 兵开始了突击,1000米,800米,700米……400米,尘土如云,残阳似血,杀戮之气已经让百战的将士手心也渗出汗来,阵前指挥不住地提醒弓弩手稳 住,稳住……发射!第一轮弩箭发射,顿时倒了百多人马,已经300米了,第二轮,又倒了几百人马,200米,第三轮箭雨,铁蹄在大地敲出震撼人心的声音, 如同惊雷落地前在远处发出隐隐的吼声,呼吸在紧张中已经停止了,唯一能感觉到的是大地在颤抖。现在已经到了换成快速发射的弓,进行随意发射。。。。敌人已 经在100米的危险范围内了,眼看就要抵挡不住,这时队伍中出现了早已准备好的100位拿大锤的人,他们迅速跑到事先布置的床弩后,用铁锤敲下发射的扳 机,由于半月迎击面小,所以北魏骑兵在冲击的时候,越接近密度也就越大,这时候他们已经到了30米开外了,一场例行践踏似乎马上就要开始,战斗马上就要结 束……。一排带着60米初速度的短矛从晋军的堡垒中射了出来,噗、噗、噗只见短矛过处,人仰马翻,洞穿了4-5人才落下,刹时冲在前面的只剩了几十号,一 阵密集的弩箭发射了出去,接着又是巨大的短矛依次发射,北魏猛将阿薄干也被射了个前心透后背,瞪着惊恐的眼从马上摔了下去,现在所有的北魏骑兵都能有机会 看到长矛过处的情景了,恐惧笼罩了这支进攻大军,前面的开始往回跑,而2000晋军这时候又突然开始呐喊,就象地狱里传出的声音,让人胆破,于是3万骑兵 冲锋演变成为了一场大逃亡,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于是朱超石帅宁朔将军胡籓、宁远将军刘荣祖和2000晋军开始反冲锋,又杀敌人千计。这场恐怖在蔓 延,魏兵溃退回城。当东晋另一位振武将军徐猗带五千人渡河扑向敌城被数万北魏骑兵团团围困的时候,朱超石带兵前往救援,结果魏兵一看这支队伍过来就跑了个 一干二净。

刘裕凭“却月阵”,以2000步兵破魏军3万精锐骑兵,显示了强大的威力,是军事史上以步制骑的着 名战例。这里的车让人很感兴趣,应该是车弩的一类,好象叫《万钧神弩》吧?是几张弓合在一起的车弩,居然需要大铁锤才能敲发,能把三四尺的长矛射得"洞贯 三四人",如此威力怎么不让人胆寒?根据记载刘裕北伐南燕时,“有车四千两,分车为两翼,方轨徐行,车悉张幔,御者执槊,又以轻骑为游军。军令严肃,行伍 齐整”。壮观吧?可见,步兵对骑兵随着战术和武器、方法的发展已经取得了优势,成为中原生产力先进的一个反映了。

四、唐朝——怛罗斯战役

而到了辉煌的唐朝,步兵终于成为中原对抗匈奴的主要军种,”凡伏远弩自能施张,纵矢三百步,四发而二中;擘 张弩二百三十步,四发而二中;角弓弩二百步,四发而三中;单弓弩百六十步,四发而二中:皆为及第。“ 《新唐书》 弓弩手的装备有伏远弩射程三百步,擘张弩射程二百三十步,单弓弩射程百六十步,车弩也成为制式武器,"车弩为轴转车,车上定十二石弩弓,以铁钩连轴,车行轴转引弩持满弦,挂牙上弩,为七衢:中衢大箭一簇,长七寸围五寸,箭笴长 三尺围五寸,以铁叶为羽,左右各三箭, 次差小于中箭,其牙一发,诸箭皆起,及七百步所中,城垒无不崩溃,楼橹亦颠坠。”,意思是说那箭道有7条,中间的大箭箭簇长约 20多公分,粗16公分,箭杆长1米粗16公分,用铁片做箭羽,左右边上还各有3支小箭略小,1500米内城墙都可以射塌。而且唐朝的步兵都骑马,也带着 可结成营垒的战车,唐军骑兵是轻重结合,使用马槊和横刀,用于突击和追击。交战时通过步弩混 合部队对敌人有生力量进行大量杀伤,然后由骑兵进行冲锋,应该说当时唐军的武器装备是领先世界的,加上都由职业军人组成,战斗力十分可怕。公元751 年的怛罗斯之战,如今被人津津乐道,因为唐军欺负小国,“诸胡皆怒,潜引大食欲共攻四镇。仙芝闻之,将蕃、汉三万众击大食,深入七百馀里,至恒罗斯城,与 大食遇。相持五日,葛罗禄部众叛,与大食夹攻唐军,仙芝大败,士卒死亡略尽,所馀才数千人。右威卫将军李嗣业劝仙芝宵遁,道路阻隘,拔汗那部众在前,人畜 塞路;嗣业前驱,奋大梃击之,人马俱毙,仙芝乃得过”《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六》。两万唐军加上葛罗禄、拔汗那一万盟军,深入敌境七百里对抗15-20万 的阿拉伯精锐,面对阿拉伯骑兵连续的冲锋,唐军利用战车环成营垒,每车布置上弓弩手,另置床弩于其间,在战车上有坚实盾牌的保护,车上还绑了数米长的长矛 指向敌人。依靠强大的远程弓箭,敌人的冲锋被有效予以阻击,阵地岿然不动。在部队部署上,高仙芝把骑兵放在队伍的最后面,中间是拔汗那以及葛逻禄部一万人 (应该是准备用于先期冲锋的炮灰,消耗敌人的弓箭,为骑兵突击打开通道),在大量杀伤敌人后,唐军一度已经掌握了战场主动,但是谁也没想到,为什么葛逻禄会发生叛变,在战斗到第5天的时候,情况发生了变化,中间的葛逻禄人被收买了,与大食前后夹击唐军,唐军步骑被分割, 步兵背腹受敌,于是发生了痛心的一幕,唐军溃败!按照事后逃回的数千人的说法,那应该是骑兵部队逃回来的居多,估计一下两万军队应该是 步兵15000人,骑兵5000人,可见步兵已经是克敌的中坚力量了。虽然失败,但中国步兵强大的战斗力已经足已让大食人胆寒了。说些题外话,“安史之 乱”暴发后,来勤王的有大食的军队,他们形成了今天的回回民族。这次战斗结束,唐军士兵大约有万余人被俘,其中就有《通典》作者杜佑的族子杜环,他在大食 居住十年之久,见过中国工匠在当地工作,这些人把唐代中国造纸术等手工技艺教授给阿拉伯人,进而传到欧洲,造纸术对西方文明的进步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而其契机或许正是这次怛罗斯战役。

五、宋朝——生不逢时的悲剧

然而,中国历史的事实却一再证明,生产力落后的游牧民族常常能打败生产力、科技都遥遥领先的农耕中原,为什 么?这不得不从悲惨的宋王朝说开来,大宋王朝的时候,中国人有了很多发明,火器炸药已经较普遍运用了,经济也很发达,而且言论思想都比较自由,这些都可以 在宋词里看出来,人民的爱国思想,民族凝聚力也非常强,当时还出现了很多武器创新,有步人甲、连弩车,火箭车等等,如果列阵而待,估计当时的世界上还没有 军队能轻易突破防守。然而,香草美人多悲剧,大宋因为带兵的文官和对手的强大狡诈而败亡了。

首先,宋朝面对四个非常强劲的游牧民族:西夏、辽、金、蒙古。这几个对手不论哪个都是非常可怕的敌人,尤其不幸的是都出现在宋代,刚打败一个,另一个又来了,而且常常不得不同时应付其中几个。

西夏、辽、金常使用重甲骑兵正面冲击、轻骑兵侧翼包抄的战术。宋军初期极不适应这种打法,几乎一触 即溃。后来宋军逐步摸索出了对付这种战术的方法:手持长矛、大刀、身披重甲的步兵以密集队形列阵,配以重弩强弓。先依靠弩箭杀伤冲击的骑兵,待骑兵冲到面 前时步兵用大刀劈砍防御比较弱的马腿。宋将岳飞、韩世忠等,以此战术屡屡击败金朝骑兵。但由此也带来了新的问题:由于重装步兵装备过重,机动性受到很大影 响,即使取胜也难以全歼溃退的敌军骑兵。

当时的蒙古的弓骑兵同时具有先进的弓弩技术和强大的机动力,发展出了独特的战法,就是冲到弓箭的射 程内发射完弓箭后马上撤退,而且冲锋不是以密集方式进行,损失也就少的多,可以说把骑兵的速度优势与长程兵器的优势发挥到了极点,中原军队由于天然因素 (不产马,在没有草原的情况下,养一匹马比养三个人花费还大),在速度上明显吃亏,只能处于步步为营的状态,而在行军过程中,将领的指挥能力和兵员是训练 状况是关键,一支步兵混合队伍行军的时候,必须要深刻了解战场情况,也就是派出游骑兵侦察周围情况,在紧急情况下做出正确的反应,迅速布 阵,还要保证后勤供应。这些不是不能完成,但是需要出色的指挥艺术。儒家文化的仁义道德显然不会教会带兵的文官如何应付战争,孙子兵法也没具体到如何训练 步兵作战,然而一点小小的疏忽都将酿成一场大溃败,而步兵军团的大溃败却是致命的,在机动能力不足的情况下,没有阵型的步兵将被迅速歼灭。当然,这不只是 宋朝的问题,当时整个世界恐怕也找不到能够抗衡蒙古铁骑的军队,蒙古西征大军向西一直打到多瑙河边。如果不是蒙古大汗这时死了,整个欧洲都会臣服在蒙古的 铁蹄之下(当时世界人口是4亿,而成吉思汗的远征据说居然屠杀了1亿人,这个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所以宋朝的灭亡与其说是自己无能,不如说是对手 太过强大。

六、明朝——兵法的缺失

明代,火器的发展达到了中国古代的颠峰,其军队中火器的配置不仅超过日本,甚至超过了当时的欧洲国家。北京 的御林军中神机营人数是骑兵的数倍。但令人悲哀的是,在明朝我们已经看不到中原兵家诡道了,常常是王者之师被人设伏歼灭,在战略上一直处于 被动,一次指挥失误往往引发三军崩溃,所谓一将无能,累死叁军。中原破灭,非兵不利,民不善,弊在文人清谈。再加上明朝极度腐败,宦官专权,所以中国古代 对游牧民族最惨痛的几次失败都发生在明朝。据明正统二年九月兵部统计,天下都司卫所逃亡军士达120万人,相当于全国额定兵员的一半左右,君王的仁、国人 的义在华夏终于开始式微了,于是农耕时代的拥有火器的步兵也终于被半原始的游牧民族一再打败,占领,然后把他们同化成为一样的绵羊。

公元1449年的土木堡惨败,50万明军被瓦刺击溃,连御驾亲征的明英宗也被俘虏。明万历四十七年 ,明军11万对努尔哈赤6万骑兵,明总兵杜松率兵约3万人,主力驻扎萨尔浒山,自己带1万攻吉林崖,努尔哈赤率6旗兵约4.5万人进攻萨尔浒 杜松军主力,天色阴晦、咫尺难辨,明军以火把照明,进行炮击,杀伤甚微,后金兵则利用明军的火把,由暗击明,集矢而射,多数命中,并在大雾掩护下,越过堑 壕,拔掉栅栏,攻入明军营垒。杜松军主力死伤甚众,无力反击,四散溃败,萨尔浒大营瓦解。正在吉林崖作战的明军,闻大营已失,军心动摇并被包围,致以后一 系列溃败。后金兵选择在茂密的森林里埋伏接近,发动突然的袭击,加上天时,顿时让步兵火力优势化为乌有。明朝从此战之后转入战略守势。随后的松山之战,清 军击溃明军十余万,使明朝完全丧失再战的能力,只有坐待灭亡了。综观整个明朝,几乎没有在与游牧民族的对抗中取得一点像样的战绩,少数几次胜利,如袁崇焕 守宁远,也是“凭坚城用大炮”,是纯粹的消极防守战,最后也仅仅是暂时击退敌人的进攻而已,并没能取得战略上的优势,在野战的情况下,几乎每战必败,而且 常常是在兵力和火力都处于优势的情况下被歼灭。可以这么说:明朝拥有中国古代最精良的装备,但将领的指挥艺术却是历代最差的。与宋朝相比,明朝的灭亡完全 是咎由自取,一点也怪不得别人。

七、关于中国古代步兵对骑兵战术的总结——

第一个是战车,战车的战争运用应该是春秋时期形成的,吴、孙《兵法》云:“有巾有盖,谓之武刚车”。汉代的武刚车自然有了大发展,据说长二丈,车外侧绑长矛,内侧置大盾。既可以运送士兵、粮草、武器,蒙上牛皮犀甲,捆上长矛,立上坚固的盾牌,开上射击孔,在作战时还可 以环扣而成为坚固的堡垒,它的发展一直到了明朝还有。而且加了大炮,再后来就是英国人的Tank了。车的种类很多,一直是中原农耕文明的重要战争装备,汉 时主要有轻车、戎车、云车、指南车、辎车等,《后汉书·舆服志》:“轻车,古之战车也。洞朱轮舆,不巾不盖,建矛戟幢麾,藏在武库;戎车,其饰皆如之。蕃 以矛麾金鼓羽析幢劈翳,车胃甲驾之箙”。这两种应该都是后来各种野战车的雏型。如果把车作为重武器的一种,那么床弩也应该算车.到了宋朝床弩射程可达 500米,契丹大将萧达览就是被床弩射杀的.

第二个是弓弩,战国时期有四弩:夹弩、瘦弩、唐弩和大弩。夹弩、瘦弩较轻便,发射速度快,多用于攻 守城垒;唐弩、大弩是强弩,射程虽远,但发射速度较慢,多用于车战和野战。《战国策·韩策一》(天下强弓劲弩,皆自韩出,溪子、少府、时力、距来,皆射六 百步外)。真不知道古人的一步是多少公分,如果按一点五米,就是900米,当然是不可能的。汉代的弩,有用双臂拉开的「擘张弩」,和用脚踏的「蹶张弩」两 种,弓则有虎贲弓、雕弓、角端弓、路弓、强弓。这里对弓弩战法补充一点,宋朝的时候,临阵遇到敌人骑兵突击时,一般会采取试发射,既在300米范围内由一 弩手试射,如果能打到骑兵阵内,则弩手齐射;在200米时弓手试射成功,则弓手齐射.宋时由于失去了西北产马地,骑兵数量很少,而且常常分散使用,除了岳 飞的骑兵队外,基本没有骑兵集团作战的经历。秦赵长平之战,赵骑兵几次冲锋都无果,为什么?当时的秦弩是脚蹬弩,专家说射程在300米,有效 杀伤距离在150米之内,(或许这些专家搞错了?反正到了后来肯定已经发展到了340米,宋朝的神臂弓,弩,射程可达370多米,)于是在150米内组成 了密集火力网,而且秦军是三行轮流发射,以骑兵的全力冲锋速度,双方兵力比为1:1,那弩手可以发射3轮,弓手一次持四箭,发射速度很快, 所以当骑兵到达弓弩手面前的时候,已经经过6-7轮生死考验,十亭已去了八亭,而且还远没完成任务。

第三个是长矛。春秋车战的时代,车兵持的矛是3米,到了战国,步兵的矛已经发展到了4-8米,列阵而出可谓刀枪森严,面对密集的长矛组成的铜墙铁壁,试问骑兵如何突破?

然而,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步兵对骑兵的优势在于阵式、战车、密集的劲弩和长矛。在拥有火力优势的 密集步兵阵型面前,骑兵若进行正面突击是非常困难的。兵无常势,骑兵的优势是速度,速度决定了骑兵在战术选择上比步兵更加灵活。虽然你有火力优势,但我可 以在你的阵型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突击你;当步兵的队伍出现混乱的时候,骑兵的突击将是致命的。在局面不利的情况下,骑兵还可以主动选择突击或撤退——反正 你追不到我^_^;即使你布好了阵型,骑兵也可以迂回包抄你的后勤通道。所以,这是机动力与火力的两种战斗。步兵要战胜骑兵,光有战车、劲弩和长矛还远远 不够,必须还要有优秀的指挥艺术和训练有素、临危不乱的素质,才能随时了解战场情况、迅速转换阵型。

然而在这表面的稳定下,高成王却在秘密策划谋反。高成王是豆伦的亲叔叔,天生神力,尤善骑射,双臂膂力过人,能拉开强弓硬弩。不过他脾气暴躁,目中无人,老可汗在位时还收敛几分,现在根本没有把新可汗放在眼里,日夜想找机会取代豆伦,登上可汗之位。

安史之乱以后,直至五代,朝廷的军队主要分成中央禁军与地方藩镇兵两部分。

在高成王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杀掉豆伦,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一来是禁卫军守备森严,更重要的是豆伦身上穿着一套护身宝甲,叫护王甲。据说,这护王甲由上等的乌金箔和雪域冰蚕丝编织而成,穿在身上,薄如蝉翼,却坚韧无比,一般的刀枪弓箭根本无法刺穿,普天之下,只有一件兵器能刺穿此甲,这就是射王弩。射王弩由铎铎亲自保管。老可汗病重时,宣群臣进殿,除了宣布传位之事,还亲赐了两件宝贝。一件是护王甲,赐给豆伦;另一件是射王弩,赐给铎铎。赐宝甲,是为了保护未来可汗;赐神弩,是表示对铎铎的信任和重托。大臣们早就听说过这两件宝贝,尤其是这射王弩,威力无比,上可警示君王,下可威慑百官。大臣们心里都明白:这是给咱们示威呢。

唐五代的禁军,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皇家禁卫军。其职责,除保卫京师和皇宫安全,随驾扈从外,还要担任大量的出征作战任务,是直属于朝廷管辖的中央正规军。

铎铎回府后,立即命人专门修建了一座藏弩阁来放置射王弩,四周派重兵守卫。

唐朝禁军在安史之乱以前,其主要职责就是担任宿卫任务,跟前朝别无二致,它有两个系统组成:其一,由百骑而千骑,由千骑而万骑,由万骑再到左右龙武军;其二,由北衙七营而左右屯营,由左右屯营再到左右羽林军。左右龙武军和左右羽林军通称“羽林亲军”,为大唐天子最为信任之禁卫军。

这一年惊蛰刚过,宫中传出诏命,新可汗将于五日后离开京城,前往三十里外的天龙寺拜佛祈愿。得到消息,高成王立马召来心腹谋士密谋行刺。谋士那图鲁认为,新可汗平时很少离京,这次是一个绝佳的行刺机会。谋士弥迩却认为,可汗离京,必然有重兵护卫,难以靠近。那图鲁笑着说道:"我们并不需要靠近豆伦,天龙寺位于卧云山上,数里之外还有一座险峻的山峰叫秃鹫峰,卧云山与秃鹫峰之间隔着一条幽深的山谷,叫飞鹰涧。秃鹫峰上可以看清天龙寺的全貌,是一个绝佳的射击地点。"

图片 2

但弥迩却认为两山之间相距太远,普通弓弩根本无法有效射击,那图鲁又是一笑:"普通的弓弩是无法射击,但射王弩可以做到,它的射程比普通弓弩远了数倍,箭镞锐利无比,再加上大王高超的箭术,定能一击成功,射杀豆伦。"

中唐之前,充任羽林大将军的,不是皇亲国戚,就是皇帝最为亲信的将领。故其地位,远在诸卫大将军之上。又由于羽林军是宿卫京师、保卫皇宫的精锐之师,宫廷权利的更迭,几乎全在于谁能够真正掌握了羽林军,赢得了羽林军将士的真正效忠。武则天依靠禁军讨伐政敌,而稳固了帝位;宰相张柬之率领禁军发动政变,方结束了女皇时代;中宗平定太子李重俊兵变,双方都依靠了禁军的向背;而李隆基能够一举消灭貌似强大的韦后集团,能够敉平太平公主的未遂政变,依靠的也是禁军。

高成王说道:"此计甚好,但射王弩在铎铎相府,有重兵看守,想得到它谈何容易。莫非你已有良策?"那图鲁轻呷了一口茶,徐徐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原来三日前,一名江洋大盗落网,此人绰号遁地鼠,最擅长掘地挖洞,盗墓无数。柔然上下,人人恨之。此贼意外落网后,当地官府决定将其押至京城受审。如果能得到此人,让他通过挖掘地洞潜入藏弩阁,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盗取射王弩……

安史之乱后,禁军成为唐朝皇帝唯一可以依靠的军事力量。故而,禁军名号日增,人数益多,而废置无常。其中最盛者,为左右十军:即左右羽林、左右龙武、左右神武、左右神策和左右神威诸军。

高成王听罢,大笑起来:"妙计,此乃天助我也。事不宜迟,你们立刻去准备,明日劫囚车!"

这其中,最为重要,就是神策军。

第二天,押运遁地鼠的囚车果然被劫,负责押运的受伤军士称,劫囚车的是一群黑衣蒙面人,对遁地鼠口称大哥,很有可能是他的同伙。消息传到京城,朝廷震怒,下令全国搜捕遁地鼠和他的同党。殊不知,此时的遁地鼠正在高成王的府中,并答应了助他盗取射王弩。

说到“神策军”,练习过书法的朋友,估计会立刻想起柳公权那大名鼎鼎的《神策军碑》。神策军也确实是中晚唐时期禁军中为最重要的力量。这是一支成军于安史之乱后的新建禁军,由宦官担任最高统帅,并完全听命于由宦官。这是神策军的主要特征。但其军号,却可以追溯到唐玄宗天宝十三载,最初是哥舒翰设立于西北地区,主要用于防御吐蕃的一支边防军。

高成王大喜,当晚就让那图鲁将遁地鼠秘密带到相府附近的一处住宅,那是高成王数月前派人用假名秘密购置的,目的就是为了监视铎铎。第二天,遁地鼠就开始挖掘地洞,虽然他挖掘的速度奇快,可直到可汗出京的那日黎明,他才完全打通地道,成功盗取了射王弩。

安史之乱后,神策军奉调中原,作为拱卫两京、支援前方的二线部队,顿住陕州。唐肃宗派宦官鱼朝恩为观军容使,以监其军。神策军的兵权遂为鱼朝恩所掌握。广德元年,吐蕃攻入长安,唐代宗仓皇逃奔陕州,鱼朝恩率所部神策军前往迎驾,迎击吐蕃军。在吐蕃军退走后,神策军又护卫唐代宗返回长安,驻扎禁中。

高成王命人立即呈上来,开匣一看,真是一把好弩。弩身比一般的弓弩大出不少,弩担粗壮遒劲,乃是由稀世的柘桑木制作而成,经过桐油浸泡,通体乌黑,冰火无畏。弩弦由上等的虎筋拉制而成,手指一弹,铿然作响,不绝于耳,可见力道非凡。再看箭矢,通体由罕见的西域寒铁锻造而成,箭头经过良匠的打磨,锐利无比,矢身比普通的箭矢稍长,寒光四射,杀气逼人。

至此,神策军才正式成为中央禁军。其后,由于多次保驾有功,神策军受到朝廷高度重视,经过多次整顿补充,实力大大增强,遂分为左右两厢,兵力之强为北衙禁军之冠,成为禁军主力,扈从天子的亲军。最高峰时,神策军的兵力曾达到了十五万人。

高成王抚摸着神弩,冷冷笑道:"本王必将用此弩亲手射杀豆伦小儿。"说完,他命人备马,准备到王府的校场试射。正在这时,那图鲁推门而入,报告说豆伦在禁卫军护送下已经出京。原来,可汗到天龙寺拜佛祈愿,不仅要择吉日,还要择良辰。吉日提前数日定出,良辰则是在出发当天由日官摇签而定。最后,拜佛的时间定在辰时初刻,由于时间紧迫,豆伦就提早出发了。

神策军的实际最高指挥官——护军中尉和中护军,均由皇帝的亲信宦官充任。这样,自上而下形成一套独立的组织和指挥系统,确立了唐朝皇帝通过宦官对这支军队的绝对控制,有力地维护着唐朝中央政府对全国的统治力量。唐末藩镇林立,对抗中央,而唐王朝在安史之乱后一百多年的封建统治得以继续维持,除了经济上得力于江南八道财赋的支撑,政治上能巧妙地刊用藩镇间的矛盾、牵制外,军事上则主要还是靠了神策军发挥积极作用的。但是,这必须是在皇帝有绝对权威,足以驾驭宦官的前提下,才能发挥作用。反之,尾大不掉,宦官反而可以利用神策军擅权不法,乃至废立皇帝。

高成王心里一惊,辰时初刻,时间好紧。他赶紧收起弓弩,命令贴身侍卫立刻随他从密道出城。出城后,城外早就有人接应,高成王翻身上马,带领两个贴身侍卫,直奔秃鹫峰而去。三人登上峰顶时,已是辰时,高成王将射王弩从匣中取出,本来此弩需要脚踏才能拉开,但高成王却把它拿在手中,双臂用力,硬生生拉开弩弦,挂住弩牙,把两个侍卫惊得目瞪口呆。高成王又拿出箭矢,放入矢道。

图片 3

此时,天清气明,三人潜下身来,向卧云山瞭望,只见禁卫军将山前山后围了个水泄不通。高成王笑道:"豆伦在明处,我在暗处,任他禁卫军再多,又有何用?这飞鹰涧地势险要,击杀之后,我等可从容撤退。"一名侍卫说道:"大王高明,先一箭射杀豆伦,再借丢失射王弩的罪名除掉铎铎,一石二鸟。"另一名侍卫道:"即使不能一箭射死豆伦,丢失射王弩之罪,铎铎也必死无疑,铎铎一死,对付豆伦就容易多了。"

唐朝历史上,有七位皇帝是由宦官扶上宝座的。如穆宗由宦官梁守谦、王守澄拥立,文宗由宦官王守澄、梁守谦、杨承和拥立,武宗由宦官仇士良等拥立,宣宗由诸宦官拥立,懿宗由宦官王宗实拥立,僖宗由宦官刘行深、韩文约拥立,昭宗由杨复恭、刘季述等拥立。有的宦宫甚至依仗军权,可以任意杀害皇帝,如宪宗即为宦官陈弘志所杀,敬宗亦为宦官刘克明等所杀。这些拥立或杀害皇帝的宦官,大都是掌握实权的神策军中尉。

话音未落,天龙寺传来钟声,拜佛的时间到了。豆伦走上殿前的台阶,准备进香。高成王屏息凝神,瞄准目标,扣下了悬刀。

升格为中央禁军后,神策军的主要职能:一为警卫京师,一为奉敕讨伐。禁军职能的变化,使“禁军”这一概念的内涵,也随之发生了改变。此前,禁军是单纯就天子的近卫扈从而言的皇家禁卫军,至此,则名不符实,成为与藩镇军队相对立的,由封建中央直接掌握的武装力量的军事名称。此后,这一名称为五代和宋朝军队所沿袭,成为封建国家正规军队的专称。

只听一声铿然巨响,射王弩弩弦折断,弩机震裂,高成王倒在血泊之中,顿时毙命。

出自芒砀山麓,一个初级小学教师家庭的无赖小子朱温,经过数十年征战,在唐王朝的废墟上建立起后梁王朝,它的禁军制度与唐代大不相同,开创了五代与北宋兵制的先河。

原来,这射王弩的玄妙全在箭矢上,箭矢的内部还藏着一支相反方向的小箭矢,固定在机关上。当射王弩击发时,箭矢受到弩弦的猛烈撞击,触发了内部的机关,反而推动小箭矢向后疾射,穿透弩机,射入高成王的头颅。那支向前射出的箭矢则因为机关的触发而失去了平衡,跌落在山谷之中。

后梁王朝的雏形,本是朱温割据中原,以汴二州为中心,今天的河南省东部和安徽北部一带的宣武镇。灭亡唐朝,称帝建国后,朱温即对禁军兵制进行了整顿。将原属宣武军节度使辖下的藩镇军悉数升格,沿袭唐制,组建其左右羽林、左右龙虎、左右神武、左右天威、左右天武和左右英武,6个军号,12支部队。虽然,看起来,这些军号,完全袭用唐朝禁军。但是,这些军队的渊源与唐朝禁军毫无关系,完全是宣武镇的朱系旧有部队。

原来,老可汗早就发现高成王有不臣之心,无奈二人是亲兄弟,母后尚在,不便手足相残,这才密令铸箭良匠锻制了这支奇巧无比的箭矢,以防后患。他料想自己死后,高成王必然造反,于是在病重时宣召大臣进殿,故意把护王甲和射王弩赐给豆伦和铎铎,然后再单独密诏铎铎,告知射王弩的秘密。

左右龙虎军,是以左右天武军改编而成的。这是一支后梁的主力部队,曾参加过梁晋、梁岐争霸的诸次战役,得到梁太祖的高度赞许。左右羽林军,是以天威军改编而成的;左右神武军,是以英武军改编而成的;左右天武军,是以原左右长直军改编为龙虎军后,第二次改编的新军号;左右天威军和左右英武军与天武军的改变情况大致相同,都是二次改编的产物。前者是由羽林军改编而成,其前身是左右内衙军;后者是由神武军改编而成,其前身是由坚锐、夹马、突将三支军队改编而成。

老可汗死后,高成王谋反之心日显,铎铎对此忧心忡忡。其时,恰好江洋大盗遁地鼠落网,铎铎决定借此机会除掉高成王。他先是宣布可汗将出京拜佛的消息,料定高成王必将千方百计盗取射王弩,但藏弩阁四周守备森严,只能从地下潜入。而要想短时间内挖出一条隧洞,非遁地鼠莫属。因此,铎铎故意放出风声,遁地鼠将被押进京受审,并密令官府派少数官兵押送,以此引诱高成王劫囚车……

在五代时期的禁军中,最重要的还是侍卫亲军。亲军,顾名思义,就是皇帝最亲信的部队。梁太祖本是唐末的宣武军节度使,跟其他割据一方的藩镇节度使一样,为了预防那些桀骜不驯的管内军队造反(五代藩镇,常有本镇军队作乱,驱逐节帅的事情发生),特别设立了直属于自己的贴身警卫部队,屯驻节度使府邸附近的“亲军”。五代诸帝多起自藩镇,当其入主朝廷,成为皇帝时,其亲军便被改称为侍卫亲军。

现在,高成王已死,射王弩已毁,天下太平。铎铎上书,请求豆伦早日亲政,自己也好告老还乡。另外他提议,高成王一案,除了几名要犯,其余一律赦免,以示君王仁厚。

图片 4

三个月后,铎铎告老还乡,豆伦开始亲政,他身上仍然穿着那件护王甲。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护身宝甲,而只是一套普通的衣衫。他想起了父王临终前悄悄对他說:"世上没有什么宝甲能保护你,能保护你的,只有天道人心,你要做一位好可汗。"

朱温本就是黄巢起义军的叛徒,虽然唐王朝招安其后,赐名“全忠”。但朱全忠对任何上级,都是全无忠心,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野心家和无可救药的个人主义者。也正因为如此,对于部下的时刻提防,贯穿其一生的历史。刚刚立足宣武军,朱温就组建了亲军部队。

建立后梁王朝后,朱温更是急不可耐的开始加强侍卫亲军系统部队的建设工作。选拔最精悍的士兵和最信赖的嫡系部队组成侍卫亲军,由最能征惯战而忠诚度高的将领担任侍卫亲军统帅。

版权声明:本文由yl7773永利发布于历史进展,转载请注明出处:晚唐五代禁军的演变 揭秘晚唐五代禁军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