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和粤语,哪个更接近古汉语?

2020-03-23 10:29栏目:历史进展
TAG:

问题:粤语和客家话比现在的关中话更接近唐代的官话吗?

问:吴语和粤语,哪个更接近古汉语?

问题:唐朝鼎盛时期,官方语言是哪里的方言?

回答:

图片 1

回答:

中国七大汉语方言(官晋吴闽客湘赣粤),每一种都保留了古汉语的一些特征,如果偏要从粤语和客家话选择,那我就选择客家话kie jia,他们的第一人称还是停留在nga的阶段,当然主流还是读作ngai了,还有一小部分就读ngoi了

我系统学习过现代汉语课程和古代汉语课程,而且我不是南方人,评论不带感情色彩。

唐朝时期的官方语言是贵州话。

在鲁迅的朝花夕拾里有这么一段话:在许多人期待着恶人的没落的凝望中,他出来了,服饰比画上还简单,不拿铁索,也不带算盘,就是雪白的一条莽汉,粉面朱唇,眉黑如漆,蹙着,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但他一出台就须打一百零八个嚏,同时也放一百零八个屁,这才自述他的履历。可惜我记不清楚了,其中有一段大概是这样:—— “………… 大王出了牌票,叫我去拿隔壁的癞子。 问了起来呢,原来是我堂房的阿侄。 生的是什么病?伤寒,还带痢疾。 看的是什么郎中?下方桥的陈念义la儿子。 开的是怎样的药方?附子、肉桂,外加牛膝。 第一煎吃下去,冷汗发出; 第二煎吃下去,两脚笔直。 我道nga阿嫂哭得悲伤,暂放他还阳半刻。 大王道我是得钱买放,就将我捆打四十!”

衡量一种动物是不是人,那就要看两点:第一,会制造并使用工具;第二,有语言表达交流能力。

你不要忙着惊讶,我有证据。

这段话出自鲁迅《朝花夕拾》中的《无常》。la者,“的”也;nga者,“我的”或“我们的”之意也。你如果手中有这本书可以翻到这一篇,文中就有解释的。鲁迅是浙江人,这个音吴话里的意思和客家话差不多,但吴话中我的发音一般写ngu而非nga,大约nga只是小部分运用吧。

同样道理,衡量某一种方言是否接近古代汉语,那就看他是否保留了古代汉语的两大基本要素:第一,完整的入声系统。这一点,吴语粤语都具备。第二,成对的清浊音系统,这一点,吴语具备,粤语的b、d、g浊声母则全部变成了清声母。所以,毫无疑问,吴语是最接近古代汉语的。

证据在日语里。

古代的“我”一直读ngai音,在客家话完整保存了下来。现在北方很多地方声母仍读作ng,我们陕西话读nge便是明证。在陕西话中ngai这个音表示我们的意思

吴语语音与《切韵》《广韵》等古代韵书高度吻合。吴语继承唐宋三十六字母框架体系,以保留全部浊音为最主要特征,声母分为全清、次清、全浊、次浊四类,部分地区保留尖团音分化。吴语具有仄音之一的入声韵。吴语保留平仄声律,继承中古汉语整齐四声八调,平上去入四声因声母清浊对立而各分阴阳。

确实的说,有些汉字在日语里的读音与当时的汉语标准音很接近,这就是证据。

另外我们陕西话有个特别的发音,就是把蛇字读chan,估计就是这个字来的图片 2

就算日常口语,吴语写出来也比粤语更象古代汉语,文言文基础好的人或许听不懂吴语,但看吴语口语写的文章,是基本能看懂的;但是换成粤语的你再试试呢?

因为,唐朝汉字进入日本,日本自然就按照唐朝的标准音来读。

还有水(shuǐ),关中人原本读(fèi),受普通话影响后出现陕普读(suì),现在许多年轻人读(shuì),声母和韵母都变的和普通话一样了,只是声调还保留关中话的去声。

广府百越土著人是历史上公认的越人(粤人),以前越字和粤字是同一个意思,广府百越马来人构成很杂,比如这个广东疍家人,以前清朝和民国的时候广州等地江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疍家人的船只,就广州沿江城市里疍家人数保守估计有50万人,他们并无宗祠,没有教育,俗称下九流,世代居住在海上和江河上,直到新中国建立,人人生而平等,慢慢才陆续上岸,广州地区疍家人上岸后陆续在广州的番禺,南沙,黄埔,越秀等地安家落叶。疍家人(广府人)和疍家话(广府话)就成了广府文化的一部分。然而要提醒一下,比如福建疍家人讲闽语,主要是闽东语,每个地区疍家人都有点区别,但两广地区疍家属于广府人和广府文化。

总不会按今天的普通话来读汉字吧。

回答:

比如这个洗姓,广府文化俚族姓氏,以前洗姓是俚族人洗夫人的姓氏,并非汉姓,洗姓出自:冼(Xiǎn 洗)姓:姓氏名称,源流单纯,源出有一: 出自古代南方高凉少数民族姓氏。据《姓氏寻源》载:“南海番禺多冼(又作洗,Xiǎn 音显)姓,盖高凉夷酋姓也。二、迁徙分布 冼姓出自古代南方高凉少数民族姓氏,

就拿世界这两个字来说吧。

类似的问题曾经回答过。不知道题主所说的关中话是不是指普通话,我个人认为客家话或粤语应该是更接近唐朝的官话,这一点大量的唐宋时期的诗词中的用韵和格律都可以佐证。翻看中华五千年的历史,中国的北方一直处于或主动或被动的民族融合的进程中。历史上有许多时期中国的北方的汉族人大举南迁。相对北方而言,南方汉族政权的延续时间更长,受到的冲击和影响更小,所以造成这种结果是正常的。但应该注意,不管是粤语或是客家话,同样是古汉语和当地先民语言交互影响的产物,并非就是古汉语。

还有獠人这一分人,僚人在元末明初主要生存在岭南等地。后称百越夷蛮,《通考舆地考》说:“自岭而南,当唐虞三代蛮夷之国,是百越之地。”因此,人们通常将古代珠江流域的土著民族称为“百越”。

普通话是shijie。

须要申明的是,不管客家话、粤语或是普通话都是中华文化和语言体系的一部分。任何借此话题分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地域岐视的行为都是狭隘的、丑陋的、卑劣的、或者别有用心的,应当受到遣责的!

广府人长相好多是不具有汉人长相的,如唐宋史记载为岭南地区多为俚人獠人,而且人数不少多达几十万之多,而且唐宋那时岭南地区语言不通,历史上名人多次讽刺为蛮语,唐代 柳宗元-------------------“楚越间声音特异,鴃舌啅譟,今听之怡然不怪,已与为类矣”——【与萧翰林书】。

贵州话是sigei。

再多说点题外话。

历史上广府马来人跟南下中原汉人有很大区别,广府人真是无知而且无耻之徒,广府人清朝还称土著,但是改革开放后大规模想洗白自己百越土著民的身份。

日语里怎么读呢?

我们的国家有五十六个民族,三十多个省区,能被称为中华民族正是源于彼此的包容和尊重,我们需要建立和巩固共同的信仰(平等、和谐、富强的中国梦而非宗教信仰)和价值观。

个人觉得吴语。网上那些鼓吹粤语是古汉语的,往往是拿古诗词说事。可赵佗带那50万秦军下岭南的时候,压根没有唐诗宋词那种形式的文学作品,而且战国七雄中,就数秦国文化水平最低。能征善战的武将比比皆是,可能出谋划策的文臣都得靠进口,印象中本地货没一个!还谈什么诗词歌赋!又哪来古汉语一说!相反,跟东南亚一些国家的语调却更像,为什么就不能是古代百越的语言呢?要知道,我们中国人的扩张靠的是融合,不像西方人那样纯粹靠武力。典型的例子,吴越两国人本都是华夏后裔,可是几代之后都断发纹身,形如蛮夷。你确定那伙秦军及其后裔能坚守自己语言? 再来说说吴语。至少它的形成应该是在南宋时代,而我们都知道,宋是一个文化程度特别高的时代,而且自宋代后,经济中心也跟着往南移,这对保持文化很有帮助,语言作为文化的一部分,自然不在话下。

sigai。

比如岳飞是不是中华民族的英雄?这样的争论制造者应该是别有用心的。我们尊之为英雄是敬重其精忠报国的精神,这样的精神是不应该有族别和地域界限的。英雄之所以能成为英雄,他不仅能赢得同胞的尊敬,也能赢得对手和敌人的尊敬。元朝的蒙古人可以接受,为什么现在却有人不能接受?同样我们一样可以把一代天骄成吉思汗视为我们的民族英雄!

自称中原汉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客家人

你看日语发音与哪个更接近?答案是明摆着的。

一切心胸狭隘、自寻孤立的民族或个人都是不会有前途的!

印象流,应该是吴语吧!

日语的发音sigei当然就是唐朝的标准音,也就是今天的贵州话。

回答:

粤语能有如今的语言地位(在海外,很多时候通常被认为是中国的一个独立语言),大概是有那么2个原因。

唐朝的长安,大街小巷都是贵州话。

五胡亂華,八王之亂,靖康之變,遼金蒙滿。北民南遷,衣冠南渡,華夏正音南存。

……

东瀛来的谴唐使接触并且学习模仿的就是贵州话。

越往北,古漢語越淡薄!白話粵語與客家話同宗同源,一般學者認為粵語保留古漢語的成分最好!其次才是客話閩南語吳語等。

1、地理因素。

当然,日本模仿贵州话的发音也不很标准,所以把sigei说成了sigai 。

我應該澄清一點,粵語有完整的文字系統,粵語一音一字,對應漢字。請不要把漢字當作是僅幾百年歷史的普通話的專屬文字。

天高皇帝远,古代任何朝代的首都都在中原腹地,且大部分都在较北方,所以很多时候,就是中央集权管不到,语言上也就任其独自发展。

但是,一个差别是很微小的,就像贵州话与四川话的区别。

看一下北方學者研究了解後的評價,例如:

2、香港,特别是香港媒体。

为了避免误读,我有必要强调一下,日语和贵州话完全不同!

版权声明:本文由yl7773永利发布于历史进展,转载请注明出处:吴语和粤语,哪个更接近古汉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