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比较视野下研究现代多民族国家的建构与治理

2019-11-14 21:13栏目:历史进展
TAG:

作者简介:马俊毅,中国社会科学院 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北京 100081 马俊毅,女,宁夏吴忠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编审,研究方向:民族理论。

摘要:随着社会科学的发展和国家治理的需要,民族理论专业原有的知识体系和研究内容逐渐地得到拓展,呈现与其他社会学科交叉发展的良好势头。其中,民族理论与政治学的融合发展较为突出。相比“民族政治学”的名称,“民族理论与政治”的概括,一是强调继承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主导,并容纳其他政治哲学中关于民族和族群的理论而形成的民族理论的研究范式和成果,二是强调国家在场,将民族政治的场域更多地设定在多民族国家建构与治理的范畴,并凸显以民族国情、民族类型与国家结构、国家政体等结合而形成的族、国关系和道路模式对于民族政治的界定作用。民族理论与政治研究除了原有的研究方法,可结合政治哲学和比较政治学的方法、路径。文章选取民族概念、民族主义概念、多民族国家建构与治理三个方面,对于民族理论与政治的研究做出示例探讨。

文章在简要梳理近年民族理论政策研究热点问题基础上,根据争议较大的几个热点问题所提出的观点,阐发几点思考和看法。文章认为,这些热点问题的讨论与争鸣在理论和实践层面具有多方面的意义;民族理论政策的创新务必立足于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现实国情;鉴于理论界的认识歧异应进一步总结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民族理论政策的经验和成就,发扬传统,检视不足;新形势下,对待民族问题,在民族平等的原则下需要有差别化思维。

内容提要:随着社会科学的发展和国家治理的需要,民族理论专业原有的知识体系和研究内容逐渐地得到拓展,呈现与其他社会学科交叉发展的良好势头。其中,民族理论与政治学的融合发展较为突出。相比“民族政治学”的名称,“民族理论与政治”的概括,一是强调继承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主导,并容纳其他政治哲学中关于民族和族群的理论而形成的民族理论的研究范式和成果;二是强调国家在场,将民族政治的场域更多地设定在多民族国家建构与治理的范畴,并凸显以民族国情、民族类型与国家结构、国家政体等结合而形成的族、国关系和道路模式对于民族政治的界定作用。民族理论与政治研究除了原有的研究方法,可结合政治哲学和比较政治学的方法、路径。文章选取民族概念、民族主义概念、多民族国家建构与治理三个方面,对于民族理论与政治的研究做出示例探讨。

关键词:民族理论与政治学科;多民族国家;政治学;比较研究;治理现代化

关 键 词:民族理论与政治学科/多民族国家/政治学/比较研究/治理现代化/Ethnic Theory and political discipline/multiethnic countries/politics/comparative study/governance modernization

图片 1

我国作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民族问题历来受到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有关民族理论政策问题也始终是民族研究的重要内容,而且历来不乏热点问题的讨论。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多民族国家精神共同体建构及中华民族精神共同体研究”(项目编号:16BMZ001)的阶段性成果。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学界就有关于汉民族形成①、民族概念、民族定义和“民族”译名问题的广泛讨论。②改革开放之后,民族理论学界掀起研究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热潮,在继续热议民族定义、民族形成、民族概念的基础上,对民族政策、民族事实上不平等、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民族同化、民族融合、民族意识、民族心理素质、民族精神等问题也展开了研究和讨论。而关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民族理论的研究,如对列宁、斯大林的民族理论研究,其中尤其是对斯大林民族定义的讨论与批评成为一个时期的热点问题。③此外,关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李维汉、乌兰夫、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以及第三代领导集体的民族理论和解决民族问题的思想研究,关于党和政府制定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等一系列民族政策的研究也是民族理论学界研究的重要内容。在这一较长时期中,民族理论研究成果可谓相当丰富,成为传统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研究高峰,而且此后也难以再加逾越。

一、民族理论与政治研究的学科定位与内容

随着社会发展与转型,全球化步伐加快,国际上民族主义浪潮再次兴起,世界局部地区民族问题的凸显,相关理论、跨学科理论和思想的大量引进,以及国际交流与对话的不断扩大,进入新时期以来民族理论学界越加活跃。

在我国的民族院校,普遍开设有“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课程,是民族院校所有学生必学的公共课之一。其典型路径是:民族问题、民族关系、民族发展、民族文化、民族自治、民族主义等。在此基础上,是对我国已经制定出来的民族政策的阐释。

一方面,是传统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研究仍在继续,但已逐渐感到深化和创新的艰难,成果的数量和建树也都开始变得有限。正是在这样一个学术背景下,民族理论学界探索新的发展路径,不断拓宽学术视野,加强了族际政治理论和民族政治学视角的跨学科研究,研究问题也明显呈多样化态势。传统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研究悄无声息地吸收借鉴政治学、法学等其他相关学科的理论和视角已成学科发展的新气象,这给传统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研究带来新的生机和更大的空间。但总的来看,借鉴西方政治学等学科理论的系统性和理论话语尚有不足之处。

对于一个多民族的大国,民族问题、民族政治制度、民族关系,以及民族团结的教育,都是深刻认识国情,构建和谐社会所必需的,我国的民族理论与政策的研究、教育在这些方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包括从20世纪90年代国际上民族主义浪潮的兴起,以及国际国内移民现象的增多、现代政治发展中多民族国家少数群体权利意识的增强,以及后现代浪潮下人们认同结构趋于多元和复杂等原因,使得对于民族主义、民族理论、民族政治的研究面临应该向全社会推广的必然趋势。在国内,在社会交往增多,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发展的情况下,使得人员、信息流动频繁,民族、族群、移民、宗教这些曾经是局限于“民宗部门”的议题,都已经成为全社会性的。以上种种,对于传统的民族理论的发展提出了至少两个要求,一是民族理论的学术话语应该能够有利于与其他社会学科和现代大众话语接轨交流。二是民族理论的研究必须进一步学术化、科学化,为不断发展的社会新形势下的民族问题、民族政治提供政策咨询和智力支持。

另一方面,国内政治学界、法学界、人类学界,乃至哲学界也有相当多的学者利用系统的学科理论开始关注和探讨民族理论问题,越来越多研究世界民族问题、国际问题的学者也从国际关系、国际法、族际政治角度加入了民族理论问题研究的队伍,这不仅使得研究者队伍的规模扩大了,更重要的是研究的议题和范围也扩大了。可以说,目前中国民族理论界的学术视野、研究的问题和涉及的领域相比之前都有了一个全面的拓展和提升,而且有很多问题是过去未曾论及或较少论及的。诸如少数人权益保护、多元文化主义、民族主义、民族过程、承认政治、身份认同、文化认同、民族认同、国家认同、中华民族认同、中华民族凝聚力、协商民主制、跨文化比较、跨国主义理论、日常民族主义、离散理论,移民理论、族群理论、族群建构视域下的资源竞争理论、民族国家构建、多民族国家民族问题的治理等等,呈现出一片繁荣的盛景。所有这些问题的研究和讨论,较大地促进了民族理论问题研究的深入发展,但也不能不看到,这方面的研究,理论性的确较强,对问题的研究有独自视角,但不足之处或结合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国情有限,或对现实问题观照不够。

以《民族研究》期刊的理论学科作为观察对象,可以发现,近十年来,刊发了百余篇可以纳入“民族理论”的论文。这些论文所研究的问题、视角、方法、视野一直在不断扩展——哲学、政治学、社会学、法学等学科深化发展着这个我们称之为“民族理论”的学科。其中,民族理论与政治学学科的联系是最为密切的。

当然,以上研究议题基本上属于纯理论问题的探讨,有不同的见解也都是在理论框架内进行讨论,一般并未引起学界的整体性关注和争议。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既是理论性研究也涉及民族现实问题,既属于学术探讨也有很强的政策指向性的研究,则引起了民族理论学界甚至整个民族工作领域的巨大反响、争议和讨论。如实行第二代民族政策问题、民族问题去政治化问题、民族关系去政治化问题、促进民族交融一体问题、族群替代民族问题,以及构建国族、构建民族国家、民族共治、中华民族是实体民族问题等等。

版权声明:本文由yl7773永利发布于历史进展,转载请注明出处:在比较视野下研究现代多民族国家的建构与治理